成本上涨“两节”临近 推高市场蛋价

“火箭蛋”的后遗症

“就算蛋价涨到每斤5元,我也要转行!”济南的蛋鸡养殖户王传友日前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说。调查发现,在目前蛋价有望突破5元的背景下,部分济南养殖户却因无力对抗市场波动而退出,又加剧了蛋价起伏。
价格大起大落,市场没有赢家。2016年和2017年的两个中央“一号文件”,先后提出探索农产品期货和农业保险联动机制,以期平抑价格波动。在今年蛋价大幅起落的背景下,山东不同行业的数家企业也在进行鸡蛋“期货+保险”的业务尝试,希望打造养殖业户、期货公司、保险公司三方合理互动的模式。
“期货”和“保险”都非新鲜事物,为何前些年少人问津?业内人士直言,前几年蛋价一直稳定在盈利线以上,大小养殖户疏于风险管控。蛋鸡产业知名OTO综合服务商、华夏维康集团鸡蛋期货中心总经理陈洪涛进一步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随着鸡蛋期货步入正轨,散户组建合作社后,可以通过期货交易规避风险,从而实现产业良性发展。
蛋价飙涨
24日,济南大润发超市,鸡蛋非会员价格标明为每斤4.9元。很难想象就在6月中旬,济南的蛋价还在每斤2.5元上下徘徊。
然而在6月底,蛋价飞速上涨至每斤4元仅用时一周,并在7月短时回落后,而今又逐步接近每斤5元的高位。
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经济导报特约评论员孔祥智看来,蛋鸡养殖行业门槛很低,每一轮价格暴跌会淘汰一批业户,而每一轮价格上涨也都能带来一批新户入场。
王传友是济南仲宫镇一个典型的蛋鸡养殖散户,其养殖场存栏量最高为5000只,按一份题为《济南市鸡蛋产业形势分析》的报告推算,此种规模的散户数量占比超过一半。
在谈到考虑转行的原因时,王传友谈了很多,言语中频繁透露出对蛋价起伏的无力感。陈洪涛认为,这种“无力感”体现的正是散户缺乏管控风险的手段。
本次“火箭蛋”后,业内普遍预计蛋价会大幅下跌。那么,养殖户除了减产和转型还能有什么其他选择?陈洪涛认为,通过套保规避风险的鸡蛋期货,是养殖户管控风险的最好选择。
鸡蛋期货为何失灵
据陈洪涛介绍,鸡蛋期货有风险管理和价格发现两大功能,“蛋鸡养殖业时刻面临蛋价下跌的风险,参与期货交易是风险管控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如果预期蛋价下跌,那么可以进行做空对冲或交割,不一定靠减产和转行来止损。”
至于鸡蛋期货的成交价格,业界普遍认为其对生产经营和投资决策具有较强的参考价值,“既有权威的价格预判,又有应对价格下跌的手段,这就是鸡蛋期货能平抑蛋价波动的原理。”陈洪涛介绍,早在2013年11月8日,作为国内首个生鲜品种,鸡蛋期货就已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上市。当时业界就希望其成为蛋鸡业规避“鸡飞蛋打”市场风险的工具。
不过4年后,蛋价的大幅波动还是不期而至。某财险公司农业保险部的崇乾文对经济导报记者称,“近两年蛋价持续稳定在高位运行,价格预期已形成惯性,再加上稳定运行的高价足以让从业者盈利,因此整个行业忽略了风险管控,鸡蛋期货交易也不瘟不火。”
经济导报记者发现,大商所公布的鸡蛋期货指定质检机构和指定交割仓库中,山东仅有两家,而且“这两家都是省内行业前三的农产品公司,从事鸡蛋期货交易的门槛很高”。
对于养殖户来说,参与鸡蛋期货交易的门槛有多高?“现在养蛋鸡的大部分是农民,有几个懂期货?”王传友如是说。他本人对鸡蛋期货有所了解,但“同行没几个知道的,自己也就没想着参与”。经济导报记者采访了章丘一个存栏11万只的大型蛋鸡养殖场,对方也表示没参与过鸡蛋期货交易。
三方共同承担价格波动风险
根据《济南市鸡蛋产业形势分析》,5万只以下的养殖户存栏占比超过85%,再加上主观意识等原因,陈洪涛估计目前济南80%左右的蛋鸡产能游离于期货交易之外。
如何降低期货市场的准入门槛,从而使其更好地发挥风险规避功效?“期货+保险”的模式颇为可行。
根据陈洪涛提供给经济导报记者的资料,“期货+保险”就是以期货品种为保险标的,在保险期间因保险合同责任免除以外的原因造成约定月份该品种期货合约的价格低于约定价格时,视为保险事故发生,保险人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付。
对于业户来说,相当于通过购买保险公司的农产品价格险产品来确保和稳定收益;保险公司通过购买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提供的场外看跌期权来对冲赔付风险,以达到再保险的目的;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利用其专业操作优势,在期货市场进行相应看跌期权复制,从而转移和化解市场价格风险,并通过权利金收益获取合理利润。
陈洪涛认为,“期货+保险”应该是期货公司、保险公司与养殖业户三方合理互动,三方都有合理的利润,并共同承担价格波动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据崇乾文透露,目前有一些保险公司也在筹划“期货+保险”业务。其就职的企业曾推出国内首款大宗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糖料蔗价格指数保险,正是将保险与期货期权相结合,化解糖价波动风险。
集约发展才是出路
“现在参与试点‘保险+期货’的投保人的规模都很大,几乎没有散户。”崇乾文表示。如是,众多散户“使用”鸡蛋期货做避险工具的难度不小。
无从避险,王传友考虑退出。一位不愿具名的期货专家直言,只有大型蛋鸡养殖场才有足够的“工具”避险,“山东不少养殖场不参与期货交易,但他们发达的配送体系和供货渠道,可以从现货市场部分分担蛋价波动带来的风险。”
孔祥智表示,不集约、散户过多是国内蛋鸡养殖业的一大特点,也是行业发展的一大制约。根据上述期货专家的说法,今年鸡蛋价格的大幅波动,反而是行业集约发展的契机。不过这个契机的代价不小,有市场人士直言,既迈不过期货市场的参与门槛,又没有对现货市场牢牢的把控,这样的散户“立刻就会死掉一批”。
“散户的抗风险能力不比大企业,所以最好成立合作社,将规模做大,对抗风险。”针对散户面临的巨大风险,孔祥智如是说。
当然,散户想搞合作社也非一朝一夕之功,临邑县理合乡焦楼村寿波蛋鸡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孙寿波就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合作社成立以来既缺乏运营指导,也缺乏有价值的市场信息,所以现在合作社依然松散运营。
对此,陈洪涛以他们今年推出“云养殖”模式为例说,“利用网络全面监控价格、产销等环节,给养殖户提供养殖、销售等方面的‘互联网+’技术,既能将散户整合起来起到‘合作社’的作用,又能借此获取更多有价值的市场信息。”
“未来随着‘期货+保险’模式越来越成熟,整个鸡蛋产业链都会加入进来。”陈洪涛称这个链条上游的养殖户为天然的“做空者”,下游企业如糕点厂则是“做多者”,“随着玩家越来越多,鸡蛋期货市场也会越来越理性。”

8月23日下午,在山东省济南市全福小区内的一处农贸市场,尽管蛋价已是5.2元/斤,市民王霞还是一下子买了10斤散装鸡蛋。“这几天,鸡蛋几乎是一天涨一毛钱。可咱现在赶上孩子开学,想多给他补营养。干脆一次性多买点儿。”王霞说。

不过经济导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济南周边的蛋鸡养殖业比较分散,一份题为《济南市鸡蛋产业形势分析》的报告称,章丘地区万只以上养殖户只占10.61,规模为2000-5000只的养殖户占了近一半。曹范等地畜牧兽医站的工作人员也间接向经济导报记者证实了上述观点。

好在无论合作社还是养殖公司,因为有了统一指导,都从上半年的蛋价寒冬中挺了过来,存栏数没有下降。一些单打独斗的散养户,就没有坚持下来。济宁市鱼台县的经销商刘志宏,专门负责从散养户手里收购鸡蛋,他说:“以前一天收个四五千斤鸡蛋很轻松。现在很难收够这些鸡蛋,不少养鸡户都不养鸡了。”

低蛋价的预期还会持续近半年,不少养殖户已经坐不住了。

字体大小:新葡萄京娱乐场下载 1
新葡萄京娱乐场下载 2

位于济南七里山中路的某农贸市场,2月8日的鸡蛋售价低至2.75元/斤。经济导报记者随后调查发现,低蛋价并非个别现象,最近整个山东的鸡蛋价格都已跌破每市斤3元大关,有摊主表示这是近十几年来最低的蛋价。

成本上涨“两节”临近 推高市场蛋价

据介绍,受需求降低以及节日期间养殖户库存鸡蛋增加的影响,往年节后农副产品价格一般都有一定幅度的下跌,但今年鸡蛋在春节前需求最旺盛时价格就一直持续在低位,节后更是加速下滑。根据“中国鸡蛋网”提供的数据显示,1月23日济南市中区鸡蛋批发价格就低至2.56元/斤。到了2月11日,这个数字变成了2.33元/斤,且还有下滑的趋势。

新葡萄京娱乐场下载,规模化养殖户的利润有多少?章丘市瑞凤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长青告诉记者:“饲料贵,人工也贵,一斤鸡蛋挣不到5毛钱。我一个存栏9万只的规模化养殖场,今年上半年,平均一只鸡赔了10块钱。眼下,价格总算涨上来了,但成本高的可怕,一个工人一天就100块钱的成本。”

“我在这市场已经十几年了,头一次碰见这么低的蛋价。”在七里山中路某农贸市场销售鸡蛋的摊主王传友如是对经济导报记者说。

每年的8、9月份,几乎是鸡蛋价格上涨的黄金期。一方面,8、9月份是蛋鸡“歇伏期”和秋冬产蛋高峰期之间的短暂空缺期,鸡蛋上市出现“青黄不接”的局面;另一方面,临近学校开学以及中秋和国庆等节日,商家的大量采购以及个人消费高峰开始出现,蛋价也趁机顺势上涨。

作为农业专家,孔祥智也有类似表述,他认为农副产品价格产生过于剧烈的波动,是由于国内农业集约化程度不高所致,“小农户的决策一窝蜂、随大流,造成目前这种情况。”

养殖成本上涨,是造成鸡蛋价格上涨的因素,但不是主导因素。临邑县畜牧局局长王英辉认为:“说到底还是供求关系在起作用。蛋鸡存栏数量的下降,产量的降低,减少了供给。而临近开学和中秋等因素,增大了需求。”

近日长江农业证券召开白羽肉鸡行业专家电话会议,业内专家认为白羽肉鸡市场行情已进入持续上涨阶段,景气向上或持续到2018年。无独有偶,最新发布的《山东省畜产品市场行情分析》也有类似的描述,并且有“猪肉持续居于高位,消费者开始选择鸡肉和海鲜作为替代,也推高了肉鸡的行情”的补充。

“单纯算养殖成本,是2.5斤饲料换1斤鸡蛋,现在饲料价格是1.45元/斤,也就是说1斤鸡蛋的纯饲料成本是3.6元/斤。这还没有算上人工费、养殖场和机器的磨损费用。因此,别看蛋价高,我们挣不了多少钱。”王长青说。

根据“芝华数据”提供的数字显示,2015年12月全国蛋鸡存栏数量为11.83亿只;而2017年1月高达13.64亿只,这还是连续两个月降幅超过3之后的数字。

蛋价20天涨了1块钱

那么本次“十几年最低”的蛋价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孔祥智认为农副产品的价格波动一般是半年,预测本次低蛋价将会持续到2017年年中。王传友则认为端午节是鸡蛋消费的一个节点,预计一些养殖户会坚持到端午节后。

在济南市七里铺批发市场,批发业主张明信介绍,他的散装鸡蛋4.7元/斤的价格从章丘收上来,运到市场后4.9~5.0元/斤的价格批发出去。“从8月初到现在,一共20天的时间,收购价从3块7涨到4块7,整整涨了1块钱。”张明信说。

不光是济南,数据显示,整个山东省乃至全国的鸡蛋价格普遍都在每斤3元以下的价格徘徊。王传友认为这是行业“大小年”所致,“大家都养蛋鸡,蛋价就跌下来了。”

发布时间:2012-08-31 | 编辑:吕兵兵 | 来源:农民日报

目前瑞凤公布的公司总产蛋量约为每天1万斤,按照比较理想的1:2.2的蛋料比推算,生产1万斤鸡蛋需要消耗11吨鸡饲料,费用超过2.5万元,如果按照2.33元/斤的蛋价批发确实不抵饲料成本。“再加上人工、水电等成本,现在我们亏损非常严重。”王长青说,“我们有自己的配送队伍,算上这部分成本,鸡蛋出厂价要3.8元/斤才能回本。”

短期内蛋价仍将高位运行

王长青说,现在公司打算将蛋鸡的存栏数降到10万只以下,方式除了自然淘汰蛋鸡并减少补栏外,就是“直接送屠宰场”了。“现在卖鸡蛋挣的钱还不够买饲料钱的。”他补充道。

成本上涨和供需吃紧推高蛋价

大约在2012年到2013年间,全国范围内的蛋价迎来一轮快速上涨,鸡蛋批发价格屡次超过5元/斤,被戏称为“火箭蛋”。直到2014年下半年,济南的蛋价依然高达5.5元/斤。

一提到养殖成本的上涨,李强就打开了话匣子。今年5月一吨饲料涨了300元,达到了2800元/吨,现在眼看着就要达到2900元/吨了。而且,眼下作为饲料主要来源的豆粕,价格一路看涨,玉米更是始终高位运行,短期内都没有降价的趋势。

孔祥智认为,亏损压力之下,养殖户应该考虑转型了,“比方说转型养殖肉鸡。”

的确,养鸡的门槛低,农民有点资金,价格高时一哄而上,价格低时一哄而散,形成了恶性循环。如何避免蛋价大涨大跌,促使蛋鸡养殖走上平稳道路?

“但转型是有‘壁垒’的。”王长青认为,自己的企业转型肉鸡相对困难,“我们公司鸡舍是严格按照蛋鸡养殖要求设计的,与肉鸡养殖的要求完全不一样。”不过他也承认企业正在“壁垒内”转型,“比方说生产名特优鸡蛋,避开市场主流产品。”

“规模化养殖是最好的出路。”临邑县畜牧局王英辉局长说。据了解,作为畜牧养殖强县,临邑蛋鸡规模化养殖比重达85%,在此轮蛋价跌涨中,规模化养殖企业认清规律,在蛋价达到高峰时,紧急刹车,及时出栏蛋鸡和鸡蛋,在蛋价达到低谷时,要及时进鸡苗,补存栏,往往能够从中胜出。

出路在产业集约化

一边儿是蛋价蹿升,一边儿是需求不减。是什么原因助推了此轮蛋价迅速上涨?不同类型的养殖户在这轮蛋价跌涨中有了怎样的收获?连日来,记者深入乡村、养殖企业和农贸市场,试图找出答案。

王长青则认为这两年的蛋鸡养殖业有了集约化的苗头,“金正大等大企业也在进行大手笔的投资,所以未来行业发展还是有前景的。”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无论养殖户、经销商、企业经理还是政府相关部门工作人员,都认为蛋价还将在这样的高位运行一段时间。因为,临时补栏的蛋鸡,短期内形不成市场有效供给,而中秋、国庆等节日的临近,又拉动需求持续升温。

王传友认为,高价带来的利润让更多的养殖户积极补栏,结果就是蛋鸡存栏量迅速大幅增加。“一只鸡苗长成蛋鸡需要150天左右,而蛋鸡的高产期大约是一年后,所以2015年以后开始养殖的蛋鸡,现在刚好处于高产期。”

在平邑县国强蛋鸡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强说,合作社有37家散养户成员,打得是“梅鹿山”的牌子,批发价4.7元/斤,扣除成本,不计人工费,1斤鸡蛋能挣1块钱。

王传友的鸡蛋零售价2.90元/斤,经济导报记者随后走访发现,当天济南各大农贸市场鸡蛋的售价普遍都是这个数,而且据预测,“这几天蛋价可能都是两块多一斤,很难涨上去。”

无论是合作社理事长李强,还是瑞凤公司总经理王长青,都盼着这样的蛋价能够稳定住。“大涨大落真不是好事儿,俺们上半年赔得太多了,这才刚刚缓过劲来。何况照眼前的养殖成本计算,目前的价格区间算是合理。”王长青说。

“产蛋期蛋鸡送屠宰场”

王传友给记者讲了一则业内传言,“听说有个别养殖户因为所处地区偏远,蛋价降至80元/45斤都没人来收,鸡蛋只好拍碎了喂鸡。”

“一般蛋鸡过了产蛋期后会有屠宰场来收,收购价格会比一般肉鸡要高一些;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把产蛋期的蛋鸡送屠宰场了。”章丘瑞凤养殖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王长青告诉经济导报记者。资料显示,章丘是济南蛋鸡养殖量最大的地区,瑞凤则是章丘地区具相当规模的养殖企业,最多存栏蛋鸡11余万只。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经济导报特约评论员孔祥智认为,类似“火箭蛋”的农副产品价格剧烈波动现象时有发生,与我国农业集约化程度过低有关。未来向农业合作社发展,或可缓解农产品价格的剧烈波动。

对于“鸡蛋拍碎了喂鸡”,王长青认为,这不会发生在自己公司,“一方面我们有自己的配送队伍,鸡蛋不至于运不出去;另一方面如果赶上短期内价格过低,我们也可以存储一段时间再销售。”

孔祥智指出,小农户的抗风险能力不比大企业,“所以最好成立合作社,将规模做大,对抗风险。对农户来说,遇到极端情况合作社内部可以互助,比方说遭遇鸡蛋滞销可以内部消化一部分,也可以帮助存储一部分;对于市场,这种合作社内的互助也能一定程度上抵消农副产品价格剧烈波动的影响。”

低蛋价让蛋鸡养殖户亏损严重。一些养殖户向经济导报记者反映,他们已经开始尝试通过降低蛋鸡存栏量等方式止损,或转型养肉鸡以求盈利。然而,高昂的转型成本让不少养殖户选择了继续坚持。业内人士据此预计,本轮“十几年最低”的蛋价或将持续数月。

责任编辑: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