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派海空协同加快清理胶粒 称未发现鱼类异常死亡

150吨胶粒散落港岛海面,多个政府部门昨再收集到近4吨塑料粒,鱼排代表指芝麻湾附近昨日发现百多条死鱼,他们于养殖鱼肠道内发现塑料粒,现时分销商已经全面停止向他们买鱼,代表指事件影响深远,鱼排东主准备向政府或船公司索偿,索偿额估计每户超过10万元。
《星岛日报》报道,食环署、康文署和海事处昨日于继续于海滩、海上及养鱼区上收集散落海面的塑料粒,重量近4吨,累积收集到约27吨塑料粒。渔护署在长沙湾鱼类养殖区抽取五个活鱼样本,其中两个样本胃脏分别发现1克和0.4克的塑料粒,吁市民烹煮鱼前应彻底清洗和清除内脏。
离岛区养殖协会主席郑少华表示,昨日于芝麻湾一带养殖场发现约百多条死鱼,数字比昨日轻微上升,鲈鱼、鱆红等养殖鱼,较常见于肠道内发现塑料粒,近日分销商已经全面停止向附近鱼排取货,以往“大户可以卖到10石、8石鱼,小户都有100至200斤鱼,大约值1万至5万元,现时不单没有收入,还要支付灯油火蜡、鱼粮等费用”。郑少华指鱼排东主担心市民在一段长时间内没有信心食鱼,养殖鱼会滞销,加上如鱼类吞下塑料粒会影响成长速度,郑表示附近鱼排会向政府或船公司索偿,每户索偿额超过10万元。有鱼档档主表示,整体生意比平时减少两成至四成,事件对本地养鱼的销情影响较大,有市民表示会减少食用本地鱼。
海事处指会与律政司研究向有关公司索偿,资深大律师陆伟雄表示政府应继续保留索偿权利,如果船公司意外位置发生在香港水域,控方则只需要证明对方有疏忽就可以索偿,因为有关公司有责任做好一切防风措施,确保所有货物稳固在船上;如果意外位置已经离开香港水域,控方则需要额外证明有关公司知道货物散落水面时,必然会漂流到香港水域,才可索偿。由于事件涉及生产商、承运商和船公司等多家公司,陆伟雄指当中关系复杂,通常会控告所有涉事公司,由法庭裁定谁要赔偿,至于赔偿金额可由估价公司厘定,鱼排损失、清洁人员费用都会计算在内,不过义工除外。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2080710563495.jpg>当局在南丫岛深湾清理胶珠,防止胶粒影响海龟产卵&nbsp据香港大公报消息,台风韦森特上月吹袭香港期间,有一百五十公吨聚丙烯塑胶原料胶粒意外散落海中,随波涌至海滩、鱼排,有市民、舆论批评政府反应迟缓,未有即时进行清理,为此,政府昨日召开跨部门会议商讨加快清理进度。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会后表示,目前已清理逾七十公吨胶粒,将动员飞行服务队及水警加强巡查,加快清理工作。林郑月娥昨日举行跨部门会议商讨对策。她在会后表示,目前已清理海面及陆地胶粒约七十多公吨,还有一半胶粒未有寻回,稍后将加强清理工作及巡视。飞行服务队和水警即时到怀疑受影响的水域和海岸视察,冀及早发现大量胶粒聚集或漂浮地点。二十至四十名民众安全服务队成员已准备就绪,可协助食环署及海事处清理胶粒。各泳滩救生员亦会加强监察。根据食卫局数字,截至昨日下午四点,已清理陆上胶粒二十三公吨,环境局局长黄锦星指,已清理的胶粒部分物归原主,部分已送往堆填区。他又说,南丫岛情况已受控。承认对公众通报不足林郑月娥承认在事件上对公众通报不足,将作出改善。但她强调,胶粒属于惰性物质,无毒亦不是危险物品,经过政府海洋生态专家、渔业专家、食物安全中心医生和环保署研究评估,对水质、海洋生态、鱼类或食物安全的风险不高,市民无需过分担心。食安中心会增加在零售店抽查鱼类,渔护署会保持与鱼排联系,若发现有异常或死鱼情况,将作出跟进。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表示,食环署已清理十多个海滩和岸边的胶粒,但由于潮汐关系,不排除清理后会再有胶粒积聚,如有需要会透过外判商增加人手清理。渔护署与全港二十六个海产养殖场保持联络,暂时对鱼排影响不大。马湾过去数天有少量胶粒出现,暂时鱼类没有出现异常死亡;芝麻湾及长沙湾最近数日胶粒数量增多,养鱼户发现部分养鱼食欲减低,渔护署昨日抽取样本解剖,了解养鱼是否进食过胶粒。未发现鱼类异常死亡高永文补充指,根据食安中心评估,进食鱼类风险不高,胶粒本身无毒,要在水中一段较长时间才会积聚原本水中存在的有毒物质。食安中心将加强对本地鱼类,在零售层面或鱼类批发市场的抽检工作。他建议市民,若鱼类外表有异样、味道不寻常,包括在沙滩死鱼,应避免进食,烹煮鱼前应彻底清洗及清除内脏。食安中心顾问医生何玉贤表示,外国曾有同类事件,胶粒数月后才黏附毒素。根据港人的进食习惯,食用本地鱼类及海产只占很少部分,加上事件在十日前发生,即使已经进食,风险亦很低。

图:养鱼户陈继起指,现在大部分鱼排已丢空,未敢放新鱼苗

记者 梁康然

四月是香港海鱼养殖业放育鱼苗的季节。吐露港一带共七个养殖区,都因去年12月发生的大规模死鱼事件,忧虑区内水质未改善,怯于复业,怕再放育新鱼苗亦会再次“死得不明不白”。七个养殖区若未能在今年放育季节前复业,将要停业一年,影响所及,本地养鱼量减少,中小型海鲜楼酒或要捱贵鱼。

在三门仔鱼排养鱼达25年的陈继起称,早前发生的死鱼事件令他心有馀悸:“先是贝类,之后到石滩的蟹,最后是鱼类,不论野生或是养殖的都统统死光。”陈指,过去偶有死鱼事件,但都只是死几百斤鱼左右,今次灾情却特别严重。

过去不断有红潮出现

陈称:“野生海鱼仍然未游回来。”由于未能确认吐露港一带水质是否已回复正常,又未明确知道死鱼事件的成因,他怕海面水质未改善,放鱼苗入海,变相是送鱼去死。届时不但无法养鱼追回早前的损失,更会损失新鱼苗的成本。

在盐田仔西养鱼的苏兴也受这次死鱼事件影响,他指过去三个月都不断有红潮出现,令他不敢放新鱼苗。

至于在深湾打理鱼排的梁锦华,亦称未敢再放新鱼苗,会再观望多一段时间,才决定是否放育新鱼苗。他更透露,区内有小型养鱼户,即使有胆放育鱼苗,但因在死鱼事件中血本无归,已经没资金去购买鱼苗。

综合各养鱼户经验,本港鱼排的放育鱼苗季节在每年的四月至八月之间,因为这时段的水温适合鱼类生长,若错过季节,海水开始变冷,鱼苗就没法及时发育以度过寒冬。不少吐露港养鱼户坦言,如在育鱼季节前未必确保水质安全,他们宁愿休业一年,也不敢冒险再招损失。

宴会鱼价格或贵一成

新界渔民联谊会理事长黄容根指,吐露港养殖区主要为中小型海鲜酒楼供应青斑、石斑、龙趸等宴会鱼,估计占中小型酒楼市场的20%左右。而近期东南亚宴会鱼供应来源比较紧张,如印尼禁止供鱼来港;内地渔产也受今年初极端天气影响而减产,他估计宴会鱼价格或会上升一成。

香港餐饮联业协会会长黄家和就指,本港酒家集团多数以进口鱼奉客,相信大型酒家不会受影响。香港海鲜业总会主席李彩华称,只有少量本地养殖海鱼在市街出售,认为市街海鱼亦不会受影响。
图片 1
图:渔护署在2007年3月放置10个人工鱼礁,希望以生物过滤器,改善该区水质政府图片

政府力证水质良好

不少养鱼户认为,死鱼事件与去年12月初城门河流出不明污水事件有连带关系,忧虑海中仍有毒素残留。渔农自然护理署就指,事件成因是出现有毒红潮。环境保护署就表明,城门河与吐露港水质良好,未有发现可疑污染源。

根据渔护署回覆本报查询,指经调查后认为吐露港死鱼事件,成因是去年12月至本年2月间,吐露港及大滩海一带出现由有毒红潮所致。如本港海域出现有毒红潮,署方会建议养鱼户考虑提早收成,以减低死鱼风险。

环保署则表示,根据城门河各水质监测站的数据,包括酸硷值、悬浮固体、溶解氧、五天生化需氧量、化学需氧量等等资料,得出城门河各水质监测站于2011年至2015年间的评级均达到“良好”至“极佳”评级,年均水质达标率都维持在90%以上。

环保署于死鱼事件发生后,已派员实地视察,抽取河水与海水样本,但无发现水质异常,亦无发现有可疑污染源。署方基于上述结果,相信鱼类死亡与河道或海水水质无关。不过,新界渔民联谊会理事长黄容根不认同政府的解释,希望有关政府部门核实吐露港是否仍有不明毒质残存,否则难以令养鱼户安心复业,继而令本港海鱼供应减少。
图片 2
图:2002年时政府利用人工鱼礁,在滘西鱼类养殖区海底吸引海洋生物组成“生物过滤器”政府图片

陆海双管齐下改善污染

死鱼事件再度令外界关注吐露港水质问题。有生态学者指,吐露港本身是适合养鱼的海域,但近年吐露港海岸人口不断增加,流入吐露港的人为有机污染物慢慢增加,加上全球暖化影响海水温度,以致养鱼风险不断上升。学者提议政府双管齐下,针对陆上截污和天然生物海水净化,改善吐露港水质。

港大理学院副院长、生物科学学院教授梁美仪指,吐露港本身属平静海湾,适合养殖食用海鱼。不过,近年吐露港时有红潮问题,影响养鱼环境。

梁美仪指,吐露港海水流动较慢,海流大概要30日才流出大海,因此较易累积污染物。近年吐露港海岸增加不少村屋,而村屋大都以化粪池方式,处理厕所污水。无论化粪池如何先进,都有一定渗漏。渗漏物进入土地,会变成有机污染物,再被雨水冲入吐露港内。大自然本身有自我净化能力去吸收有机污染物,但近年人口比率增长,有机污染物数量大大高于自然净化力,令吐露港有机污染物不断累积,使吐露港更易出现红潮。过去政府一直以不同方式减少有机污染物流入吐露港,例如为村屋添置排污渠,希望收集厕所污水避免直接或间接流入吐露港。梁美仪指,由于村屋使用化粪池,就毋须支付排污费,因此不少业主未有将厕所污水渠接驳到政府的排污渠。他续称,如能截断村屋排污渗漏,可有助减少红潮出现机率。

另外,政府亦可提升吐露港的天然净化能力。梁美仪称,青口、蚝等贝类生物可吸收大量有机污染物,如在吐露港增养有关贝类,既可减少海中的有机污染物,亦可卖钱。他指,2002及2007时,政府分别在滘西洲鱼类养殖区、深湾鱼类养殖区放置的人工鱼礁,吸引青口、蚝等贝类生长,对减少区内有机污染物效果良好。

梁美仪认为,一方面截断岸上污染物,一方面增加海中的天然生物海水净化力,可改善吐露港水质。不过,有深湾养渔户向本报透露,人工鱼礁的净化力非万能,如遇到毒素,人工鱼礁的贝类亦会不敌死亡。

另觅出路转型碰壁

有养鱼户受是次死鱼事件打击,计划转型,可惜不断碰壁。有养鱼户想转型经营做休闲鱼排,但不符鱼排条例。亦有养鱼户想提供出租艇,供钓鱼客出海,不过吐露港近期几乎无鱼,如意算盘打不响。

去年12月开始,吐露港七个养殖区养鱼几乎全军尽墨,牵涉逾300个牌照的养鱼户。据三门仔一个养鱼户表示,他的鱼排仅有约1000斤的石斑类幸存,即使鱼价回升至50元一斤,存活的石斑就全数卖出,也只得五万元,“别说维生,连买鱼苗及鱼粮复业都有困难”。他称,过去三个月他们几乎无收入。一直希望另觅出路,但苦无对策。

另一个养鱼户透露,与其任由鱼排丢空,不如安排游人登上鱼排进行各式消闲活动。可是,营运不过几日,就被政府部门警告,指他违反鱼排规定,若不中止违规活动,就有可能被吊销养鱼牌照。

再有养鱼户个案显示,曾打算出租小艇希望赚取日常生活费,可惜整个吐露港的生态尚未复原,海中几乎无鱼,钓鱼客亦知情况,自然不会在吐露港租艇出海垂钓。

经营鱼排费用不菲

本港鱼排外观简陋,但经营一个鱼排每月费用也不菲,动辄数以万元计。有养鱼户透露,单是船只燃油费,每月开支已近一万元,而鱼粮费每月介乎三万至八万元之间。如要聘用工人,一个鱼排的营运成本,每月就需达四万元或以上。

一名在吐露港养鱼,曾养有几万斤石斑类海鱼的养鱼户表示,经营鱼排有两个必然支出,一个是船油费。他指,出入鱼排都必须用船,而每天清晨必须外出购买新鲜鱼粮,船油费就成为必然支出,月均要花费一万元。另一个必然支出就是鱼粮,鱼类胃口会随季节改变,一般来说,鱼粮费平均每月三、四万元,但到四月至十月,鱼类正值生长期,胃口特别好,鱼粮费可达七、八万元。

该养鱼户称,他曾聘用工人协助处理鱼排工作,当时的人工为8000元左右。必然支出加上工人薪酬、其他杂费等,他的鱼排每月就需要最少达四万元经营费,如在四至十月时经营费将增至九万元左右。

至于鱼苗费用,该养鱼户指本港海鱼养殖的主要是石斑类,各式斑类的鱼苗价格不一,当中以龙趸鱼苗最贵,价格逐条计算,每条100多元左右。至于其他石斑类海鱼鱼苗,价格就以整体重量来计算,有时一斤鱼苗可能有300至400条幼鱼才卖百多元。

不过该养鱼户指,海鱼鱼苗长成率一般只有40%至50%左右,假如购入一万条幼鱼,就只5000条可以长成出售获利。

问及该养鱼户有关鱼排的水电费、维修费等等开支,该养鱼户称水电费金额有限,可以不计。而正常情况下,鱼排设备损耗比较少,一般都是鱼网破损,这些可以自己动手修补,费用不多。
图片 3
大公报4月25日A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