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珠海斗门两个霸占村里的鱼塘承包权的被刑拘了

为了霸占村里的鱼塘承包权,不惜大打出手,将原承包者赶走,甚至不惜锁住村办公室大门,不让村干部上班。近日,斗门公安分局连续查处两起欺行霸市案,“塘霸”们纷纷落网。&nbsp&nbsp&nbsp&nbsp寻衅滋事打伤看鱼塘者&nbsp&nbsp&nbsp&nbsp今年6月25日,白蕉小托村冲尾排灌站承包鱼塘的外地人梁先生遇到了麻烦,村里的吴某盯上了他的鱼塘。为了达到将梁先生赶走的目的,他故意带人在鱼塘旁边电鱼,制造事端。负责看守鱼塘的工作人员宋某企图制止,吴某等两人用砖头将宋某砸伤。&nbsp&nbsp&nbsp&nbsp当天晚上,吴某又找上门,要梁先生赔偿,声称自己也受了伤,要梁先生赔偿医药费。梁先生报警后,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将吴某抓获,其同伙吴某威、莫某也一并另案处理。&nbsp&nbsp&nbsp&nbsp锁村办公室大门行事猖狂&nbsp&nbsp&nbsp&nbsp记者还了解到,参与打架的吴某荣、吴某卓还与另一宗寻衅滋事案有关。去年9月至11月,吴某荣、吴某卓为独霸养殖户黄某的鱼塘,多次恐吓黄某。外地人黄某深感人地两疏,被迫同意将60多亩鱼塘,以原价每年每亩250元的租金转包。到手之后,吴某荣又将鱼塘以每年每亩1600元的价格转包给欧某,并与欧某的合同签至2016年,而黄某的承包期只到2013年底为止。今年6月,眼看合同即将到期,为了获得更长期的租金利益,吴某荣等两人多次要求村干部,以每年800元一亩的价格续租4年,但由于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遭到村干部的拒绝。&nbsp&nbsp&nbsp&nbsp为了迫使村干部屈服,吴某荣等人前后三次将村办公场所大门锁住,并用胶水封死锁孔或干脆破坏锁芯,不让村委工作人员上班。
记者&nbsp何锬坡

记者何慧蓉&nbsp&nbsp&nbsp&nbsp新闻追踪《因鱼塘承包起纠纷&nbsp一养殖户被捅身亡》&nbsp&nbsp&nbsp&nbsp涉案6人一审获刑&nbsp&nbsp&nbsp&nbsp男子雇人“清场”被判3年2个月&nbsp&nbsp&nbsp&nbsp因为鱼塘承包纠纷处理不当,养殖户丁先生被捅身亡,鱼塘主人云某叔侄俩、想要接手鱼塘的李某甫,以及被李某甫花钱雇来“清场”的吴某等人均牵涉该案。其中,行凶的林某帅案发时才刚16岁。目前,这起案件有了判决结果。林某帅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云某叔侄等5人均因寻衅滋事罪获刑。&nbsp&nbsp&nbsp&nbsp一个鱼塘承包给两人引纠纷&nbsp&nbsp&nbsp&nbsp云某与另外2人合伙,在文昌市冯坡镇敬老院后面福塘村有160亩的鱼塘。2005年7月,云某等人将鱼塘承包给丁先生,租期10年,2015年10月到期。2013年12月初,丁先生与云某商量了续租的事,租金从每年每亩500元涨到850元。双方约定,丁先生应在当月31日前一次性付清136万元租金。然而,到了约定时间,丁先生只付了20万元。2014年1月,丁先生又陆续转账一些租金。至2014年1月23日,云某收到丁先生预付租金66万元。&nbsp&nbsp&nbsp&nbsp2014年1月,云某以丁先生未按约定一次性付清租金为由,提出解除与丁先生续签的合同,但双方并未正式解除合同。2014年4月底,云某又将鱼塘承包给李某甫,价格比丁先生的高了不少,每亩每年为1300元,云某还在2014年6月初收下李某甫预付的40万元租金。&nbsp&nbsp&nbsp&nbsp一个鱼塘,怎能承包给两个人?于是,2014年6月底,丁先生再次交付50万元租金给云某时被云某退回。云某称要提高租金才续租,丁先生不同意,双方不欢而散。&nbsp&nbsp&nbsp&nbsp雇人“清场”致养殖户被捅身亡&nbsp&nbsp&nbsp&nbsp转眼到了2015年10月,丁先生之前签订的承包合同到期了,矛盾因此被激发。&nbsp&nbsp&nbsp&nbsp2015年10月24日5点左右,丁先生向文昌冯坡派出所报警,称云某的侄子等人到鱼塘闹事,自己遭到殴打,还被威胁退出鱼塘。派出所出警后找到云某,要求其妥善处理鱼塘事宜。这次报警后消停了一段时间。&nbsp&nbsp&nbsp&nbsp经人介绍,李某甫认识了吴某,他表示如吴某能帮其顺利进入鱼塘养殖,他愿付4万元。吴某和云某的侄子表示同意。在要求丁先生退出鱼塘遭拒后,2016年4月3日晚上,云某侄子、吴某及林某帅等人驾车带着鱼苗来到鱼塘放养,与丁先生及其妻子发生争执。冲突中,林某帅持刀伤人,后丁先生不治身亡。&nbsp&nbsp&nbsp&nbsp涉案6人一审获刑&nbsp&nbsp&nbsp&nbsp案发后,丁先生的妻儿与除李某甫在外的其余5人达成和解协议。近日,文昌法院一审判决,林某帅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李某甫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2个月,云某叔侄、吴某等4人也分别因寻衅滋事罪获刑。据悉,李某甫不服一审判决,已提起上诉。

到了年底,清塘起鱼的多了,对养鱼户来说,辛苦了一年,也就这时候最开心的了,可是江苏常州武进区前黄镇坊前村的陈小国却只能看着几十亩的鱼塘发愁,这是怎么回事呢?前黄镇坊前村村民&nbsp陈小国:我们自己养的鱼,明天准备卖鱼了,马中明汽车堵在我们门口,不让我们卖记者:鱼塘是谁的?前黄镇坊前村村民&nbsp陈小国:鱼塘是我养的,我转包的马中明的记者:承包的时候有签合同吗?前黄镇坊前村村民&nbsp陈小国:只有口头协议,还有一个村委调解主任帮我写了一个协议的,调解主任叫周卫民前黄镇坊前村村民&nbsp马中明:和七个村民小组承包的合同,就是订给我的,周卫民说你养不了,村里也忙,给小国养几年,我说好这鱼塘的实际承包人呢,是陈小国的邻居马中明,但当时约定转包时,陈小国却没有和马中明签订书面协议,而是和周卫民签了租赁协议。这协议自然是无效的,那这无效协议,周卫民为何要签字呢?电话采访&nbsp前黄镇坊前村委原调解主任&nbsp周卫民:我的生态园也发包一个鱼塘给他的记者:和这个鱼塘不是一个鱼塘,是么?前黄镇坊前村委原调解主任&nbsp周卫民:不是的,当时他弄好之后,说让我签个字,我都没仔细看。当时是个误会,可如今呢,马中明认为陈小国的租金只交到了2016年,现在已经逾期了,他自然也要收回鱼塘,而逾期后影响放苗造成的经济损失,陈小国也必须赔偿。前黄镇坊前村村民&nbsp马中明:一个是冬季放苗和春季放苗的损失,影响我放苗了,我让他打一千块一亩田可在陈小国看来,即便是要收回鱼塘,清理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不让他卖鱼,就更是不可理喻了。前黄镇坊前村村民&nbsp陈小国:我也和他说了,你要赔偿,我们可以走法律途径解决,你这样堵在门口不让我卖鱼,用野蛮的手段怎么行,他不听。最终呢,双方还是没能达成共识,而警方也已经介入此事,目前正在做进一步调查处理。从法律角度出发,马中明要回鱼塘是名正言顺的,可采取堵门的方式,却有些过激了,毕竟大家有过口头协议,又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没必要一条道走到黑,两个人啊,还是坐下来协商为好。而这件事情呢,其实也是给大伙提了一个醒,亲兄弟明算账,涉及金钱往来,还是得白纸黑字,签署正规的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