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药又害人了!两个养鱼户用药后陆续死鱼,想维权找不到路子!

近日,家住陕西运城永济市栲栳镇大鸳鸯村的村民李建辉,一年前在村边承包了几个鱼塘,这也是他们一家主要的经济收入,可最近,他的鱼塘里却发生了闹心事儿。&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8111317583466.jpg>当记者赶到李建辉鱼塘的时候,他正在收拾这个出事的鱼塘。永济市栲栳镇大鸳鸯村村民李建辉:像往年这个时候我看咱这个鱼看着挺大的了,像往年这都是出塘的鱼一斤七八两都算养成了。&nbsp&nbsp&nbsp&nbsp本是即将出塘的鱼,现在却全部死亡,死鱼必须进行填埋处理。这让李建辉怎么都想不明白。他一共有四个鱼塘,在十月初的时候,这个鱼塘和其它三个鱼塘都好好的,可就在10月6号,一次鱼塘用药改变了一切。&nbsp&nbsp&nbsp永济市栲栳镇大鸳鸯村村民李建辉:这个那个我一共四个鱼塘,就是这个鱼塘用了他的药出现了死鱼情况,刚开始少量死亡&nbsp,10月6号下午过来开的药方下午用之后,第二天鱼就不吃食了,之后就零星死亡大批死亡,是在24、25号出现大量死亡。&nbsp1500多尾现在死的已经一半多。&nbsp&nbsp&nbsp这样的死鱼现象,在村民杨耀民的鱼塘里同样出现了。也同样是因为10月6号的一次鱼塘用药。&nbsp&nbsp&nbsp永济市栲栳镇大鸳鸯村村民杨耀民:10月5号打电话,10月6号他说给你看一下再说,就过来了。10月6号中午11点多过来以后,当时他的车里没放这个药,我先拿一包看看,我们俩就拿了他一包改水先锋。因为我们也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他说是改水的改水质的,改良水质的,这上边写的非药品,因为我们就不用药,很少用药,上边也没有GMP认证,什么都没有,他说我这个药就没有问题。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18111317584019.jpg>不是药品,却发生死鱼现象,问题到底出在哪里,鱼塘一天天的死鱼,让杨耀民和李建辉都措手不及,真是药的问题吗?他们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联系提供药品的企业负责人进行咨询。&nbsp&nbsp永济市栲栳镇大鸳鸯村村民杨耀民:第四次通话的时候他说我就没有动,我再也不接电话了,不要给我打电话,给我电话挂了以后,再一次联系就无果了。从最初的电话指导,询问,为何变成最后的不接电话?死鱼现象的发生,到底是什么原因?从10月6号开始,他们两家鱼塘死亡的鱼越来越多。在当地水利部门进行死鱼处理的报告中,附近村民也亲眼目睹了处理死鱼的过程。&nbsp&nbsp&nbsp永济市栲栳镇大鸳鸯村村民:他出了事我们都过来帮忙,反正捞了有好几千斤。反正抬着就是数袋袋,扔了大概有&nbsp60多袋,两个蹦蹦车拉。水利部门的人也都在,看着挺寒碜的,&nbsp很残忍&nbsp。从刚开始部分死亡,到最后大量死鱼现象,这事谁来管?杨耀民和李建辉第一反应就是找当地的畜牧兽医发展中心。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18111317584565.jpg>&nbsp&nbsp&nbsp永济市畜牧兽医发展中心综合执法大队&nbsp王雷:这件事是2018年10月11号,我们接到群众打电话说,因为鱼药,&nbsp因为鱼这块我们不管他说的是药,我们和永济市公安局食药大队一块,当天下午到的现场,10月11号当天下午,&nbsp10月11号到那看了看情况,现场看了看,第二天渔民给我提供了药的包装袋,我们也及时做了笔录,做了询问,笔录,对药做了鉴定。渔民的鱼塘里出现大量死鱼现象,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永济畜牧兽医发展中心的鉴定结果又是如何?神秘的企业负责人到底会不会出现,我们继续来关注&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鱼塘出现死鱼,到底是什么问题?永济市畜牧兽医发展中心的鉴定的结果是什么?我们也采访到了相关负责人周文生,他说当时他们在第一时间就将农户提供的材料进行了鉴定。永济市畜牧兽医发展中心副主任兼执法队队长周文生:根据养殖户提供的药品包装袋,根据上面的说明,使用和用途,对照咱们兽药管理条例第七十二条,对兽药的定义,进行对比以后,认定这个包装袋上,他提供的包装袋上有预防,有治疗的作用,这些都是兽药的作用,相符合的,根据这些认定为假兽药,&nbsp是没有经过兽药经营许可证生产的产品&nbsp,认定为假兽药&nbsp。鉴定为假兽药,并不具备生产许可,那么,对于企业,相关部门又会怎么处理?&nbsp&nbsp&nbsp永济市畜牧兽医发展中心综合执法大队王雷:后来经过了解,他用的药是临猗人在这推销,生产厂家也是临猗,经我们鉴定,药属于假药,因为没有批准文号,依据相关的法律条款,但是我们不能给予处罚或者处理,我们只能把案件线索移交给临猗畜牧局,16号周二,我们和永济市公安局食药大队,直接把相关资料以及药品,证据,送到临猗畜牧局,&nbsp当时拿了哪些证据,哪些东西,东西有询问笔录,这不是,这是咱们咱们的复印件,我们留了复印件,原料,已经移交给临猗畜牧局,有什么,你给我们说一下有移送函,有一个法律依据,有两个当事人的笔录,还有交易,支付凭证,还有当时推销药的给他开的处方,也算不上处方,就是用药建议&nbsp。根据永济市畜牧兽医发展中心提供的鉴定包装上的地址电话,我们首先来到了位于临猗县嵋阳镇的企业所在地。企业对这件事是什么样的态度?企业给农户的又是什么产品?&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非正常拍摄——企业负责人:给他带了几包药,四袋大包装的5公斤的,上边写着改水先锋,送过去以后他把钱给了,一千零三十,还是多少钱。&nbsp&nbsp&nbsp&nbsp&nbsp&nbsp企业负责人说,他给渔民提供的是每袋5公斤的产品,和渔民送去检验的产品包装并不一致。我给他送的是大包装的袋子,他到畜牧局拿的我们以前的包装一袋拿来了,我们今年已经改包装了,去年的包装是这个样,今年就没有给你卖这个包装,你从哪拿来的包装呢,没有小包装的东西。那么,目前企业生产的产品是何种包装?他给农户提供的产品又是什么包装,对于记者提出的拍摄要求,企业负责人说目前停产,我们并没有拍到企业的生产产品。只拍到了企业提供出来的产品的小包装带和大包装带。这一系列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从10月16号永济畜牧发展中心移交材料,到我们记者采访当日10月31日,临猗畜牧发展中心的检查结果是什么?在临猗畜牧兽医发展中心,我们没有见到任何处理此事的相关负责人,只进行了电话采访。&nbsp&nbsp&nbsp&nbsp&nbsp临猗县畜牧兽医发展中心:我们到了那里进行调查,他说那个东西就不是他的东西&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我给你说一下,企业的包装已经换了,&nbsp换成其它包装了,我想问一下,&nbsp企业是换包装了呢,&nbsp还是企业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东西&nbsp,没有生产过那个东西,一直就没有生活过这样的东西,咱们给出的一个检查结果,是吧。在我们节目播出前,我们的记者又一次联系了临猗县畜牧兽医发展中心的相关负责人。负责人给出的答案依旧是案件还在处理中,目前没有最终结果。&nbsp&nbsp&nbsp&nbsp&nbsp&nbsp总结几个点,第一农户说用了这款产品后出现死鱼现象,第二点永济畜牧兽医发展中心检测为假兽药,第三点企业说检测的产品并不是他们销售给渔民的包装。第四点临猗给出的答复是企业没有这款产品,到这里,我也看不明白了,那这包装袋,从何而来?鱼死,到底是何种原因?渔民到底该找谁?我们希望咱们的相关部门能及早处理这次事件,给农户一个答复。也希望企业可以正面给出回复,农户使用的到底是你们生产的哪一个包装的产品。包装不同,产品是否一样。我们呼吁农户可以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图片 1

2018年,各地农业农村部门认真履行农资打假牵头职责,不断加大执法力度,会同有关部门严厉打击假劣农资违法犯罪行为,查处了一批违法犯罪案件,端掉了一批制假窝点,有力维护了农资市场秩序,保障了农业生产和农产品质量安全。据统计,2018年各级农业农村部门共查处假劣农资案件3878件,移送司法机关106件,捣毁制假窝点75个,为农民挽回经济损失1.25亿元。近期,农业农村部选取具有代表性的十个典型案件向社会公布。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都市时报资讯:130亩水库里,白花花的鱼群浮起,打捞花了近一周时间,人工费达5000多元,最后捞起了25吨死鱼。

一、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农业局联合公安机关查处叶某等人生产销售伪劣农药案

曲靖马龙县今年38岁的邢宏骏下岗之后,贷款40多万元承包水库养鱼,刚准备收获,灾难却来临。在承包的鱼塘里使用了兽药“暴血停”,原本只为防病,却在短时间内造成直接损失达25万元以上,濒临破产。如今事发4个月了,他和家人们仍一脸憔悴地奔波在曲靖和昆明之间,索赔苦无门路。这几天,邢宏骏和焦急的妹妹一起,奔走在云南省农业厅等多个部门,诉说自家遭遇。如今邢宏骏的妻子,已经气病在家,无力走路。虽然事后才知,他所使用的这种药品已先后被国家农业部和曲靖药监部门鉴定为“假兽药”,但一切都难以挽回,连打官司的钱都没有。这4个月,他奔走了太多的政府职能部门,也到了远在山西的生产厂家,但都没有要回一分钱。施药致鱼群死亡事发的2008年10月初,邢宏骏发现承包的鱼塘里开始出现死鱼,就找到了当地兽药经销商潘伟。潘实地查看后认为是“出血病”和“肝胆综合症”。潘伟向他提供了“杀特海因”和“暴血停”两种防治药品,生产厂商都是山西永济市瑞普动物药业公司。对于使用方法,潘的交代是,“上午用杀特海因,下午用暴血停。”邢宏骏称鱼塘面积太大,一天之内洒完药来不及。于是潘称,第一天用前者,第二天用后者也可以,用的时候天气要好,出现异常就停止使用。10月6日上午,邢宏骏按照用药细则,用塑料大盆勾兑好“杀特海因”药水后洒入鱼塘,鱼群没有异常。而在10月7日用药“暴血停”后,鱼群开始“跑边”。当天下午6点多,水面开始漂浮死鱼,到了夜里11点多,已捞起死鱼300多公斤,还有大量的鱼在水面挣扎。此后的10月7日到10月12日,大量的鱼陆续死去。最终经过养殖户和药品经销商双方签字确认,死鱼达到25吨,光请人打捞的费用就花了5000多元。“暴血停”是假兽药接到反映的马龙县渔业执法队,迅速封存了经销商潘伟门市剩余的22瓶“暴血停”,并送到曲靖市兽药饲料监察所。11月3日,检验结论为:药品“暴血停”为假兽药。据了解,该药早在2007年就被国家农业部认定为假兽药。执法人员随即对经销商潘伟展开询问,他承认这批药品是自己提供给养殖户的,都产自山西永济市瑞普动物药业公司。他先后向4家养殖户出售过此药,此前有1家也出现过鱼群死亡现象。潘伟承认,上级经销商对他妻子说过,“畜牧局抽检时,把‘暴血停’放回里屋”以躲避抽检。他称,他是学淡水养殖出身的,曾交代过要在天气晴朗时使用,另外还要注意风向和溶化均匀。鱼群大量死亡后,他提供了黄泥浆和食盐进行解毒。但是,他没有承认鱼群的死亡是该假药所致。农业局开出18万元罚单经过多方调查取证,马龙县农业局于今年2月23日,开具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这份处罚书称,邢宏骏使用了“暴血停”产品,致使养殖鱼类急性中毒死亡。检验表明,该产品为假兽药,给养殖户造成了较大损失。职能部门除了对经销商潘伟罚款2760元,还责令停止销售该药。同时,对于生产商山西永济市瑞普动物药业公司,称其“在案件调查中,当事人不配合,态度极差,决定给予从重处罚”,依法从重罚款18万元。附带的要求是,企业和经销户赔偿受害人损失。然而,虽然处罚决定书作出了,受罚人并没有交纳罚款。按照法律,对方逾期若不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马龙县农业局就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药企要“权威认定”事发不久,受害的养殖户邢宏骏与年迈的母亲、加上经销商潘伟3人,一起远赴山西永济市瑞普动物药业公司。厂方的负责人先请潘伟写下了用药经过,让邢宏骏签字,被邢拒绝。对方的表态是,只要有权威部门认定是他们的药导致鱼群死亡,就会一分不少地赔偿。得到此答复,3人只得返回云南。从该公司传真到云南方面的一份“产品质量承诺书”中可看到,“产品若出现假劣等质量安全问题,本企业一定积极配合管理部门进行调查和接受处理,并自愿承担给他人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赔偿。”针对此事,马龙县渔业执法大队的调查报告显示,该130亩水库约有50吨鱼。因遭受此次假药污染,水库里剩余的25吨鱼也被禁止销售,因此养殖户全部损失约为60万元(以市场均价每公斤12元计算)。律师:索赔仍需通过诉讼“最终的索赔,还是需要通过法律诉讼,才能得到更公平的解决!”对于此事,律师王德举说,在此起事件中,政府的执法部门已经认定是“‘暴血停’致使邢宏骏的鱼群大量死亡,并且属于假兽药。”这样的结论,会得到法庭的支持。此前国家农业部发布的“全国兽药监督抽检假兽药汇总表”中,山西永济市瑞普动物药业有限公司的产品“暴血停”就赫然在列。为何已被认定是假药了仍在市场流通?记者日前致电该药业公司,欲询问此事时,办公室人员称“领导不在,我是新来的”。留下联系方式,请对方回复,然而一直无果。深受其害的邢宏骏表示,假药得以在市场销售,除了监管部门的失察,更有黑心商人的利益作怪。他们目前已在请律师诉讼索赔。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了解到,此事发生后,该厂已经召回云南市场上销售的全部“暴血停”。

2017年6月,黄冈市红安县农业局在辖区抽检农药产品,发现当地农药经销商销售的商标为“比刀快”和“枯啦”62%草甘膦异丙胺盐水剂农药不符合产品质量标准,系劣质农药。经调查,以上两种农药均是从江苏裕廊化工有限公司业务员叶某处购进。经初步调查涉案金额达6.2万元。2017年12月11日,红安县公安局正式立案。2018年9月4日,红安县公安局联合农业局在河南新郑市新村镇周垌村一猪场内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叶某、凡某等人,现场查获3吨各类农药原料、农药成品及大量生产设备、产品包装、农药图册,扣押“江苏裕廊化工有限公司”等假印章5个,冻结违法资金800余万元,一举打掉以叶某为首的特大制售伪劣农药犯罪团伙。

二、江西省抚州市南丰县农业局查处王某胡网络销售伪劣农药案

2017年8月,江西省抚州市南丰县农业局行政综合执法大队接到投诉,称该县市山镇梅溪村黄某龙等17户农民通过网络购买到假劣农药“代森锰锌”。经标称生产企业确认,涉案农药产品为假冒其包装产品,产品检测结果为不合格。经江西博中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因使用上述农药,该村南丰蜜桔经济损失达44.4万元。南丰县农业局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2018年7月,被告人王某胡因销售伪劣农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3万元。

三、上海市农业农村委员会查处陈某销售伪劣种子案

2018年3月30日晚,上海电视台《新闻透视》栏目报道了崇明区港沿镇上海卫康蔬菜专业合作社芦笋种植户购买的进口芦笋种子种植后田间出现散头分叉及商品性差等问题。上海市农业农村委员会立即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经查,2016年3月11日至2018年3月30日期间,上海市某种子公司业务员陈某从北京某种子公司贾某处购进标称为“WB-210”的芦笋种子,私自换成“格兰德”种子标签后,销售给24户芦笋种植户,涉及种植面积317.7亩,造成种植户经济损失300万元以上。目前,陈某因生产销售伪劣种子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四、云南省丽江市古城区农业局查处丽江某农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经营假种子案

2018年1月3日,丽江市种子管理站在执行农业农村部年度企业监督抽查任务中,抽取了丽江某农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仓库中“金玉2号”杂交玉米种子样品。经检测,该样品真实性不合格,判定为不同品种。2018年8月30日,丽江市古城区农业局立案调查。经查,丽江某农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销售该批假冒“金玉2号”的杂交玉米种子共5000公斤,违法所得20万元。9月25日,丽江市古城区农业局对该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因该公司具有减轻处罚情节,最终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共计37.5万元。

五、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农牧局查处刘某军经营假种子案

2018年5月,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农牧局接到群众投诉举报称该县刘某军在销售假种子。县农牧局立即组织调查,发现刘某军自承德百茂薯业有限公司购进“冀张薯12”、“荷兰十五”、“希森6号”、“荷兰十四”商品薯共计110余吨,以种薯名义销售给农户,共获违法所得30.7万元。目前该案已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六、湖北省十堰市农业局联手公安局破获陈某等人生产销售特大假劣肥料案

2017年6月,湖北省十堰市农业局、湖北省农业厅及两级公安部门历时16个月,破获陈某等人涉嫌生产销售伪劣农资产品案。经查,陈某为非法获利,从2012年3月至2017年8月,以岳西县六家肥料生产企业业务员、代理商身份,通过发名片、宣传册等方式,在湖北、湖南、江西等13个省115个县市区的185家农资店销售假劣肥料。目前,被告人陈某因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56万余元。

七、江西省南昌市农业局查处肖某龙经营假兽药案

2018年3月13日,江西省南昌市农业行政执法支队联合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查支队,对高新区昌东镇吉南村柳树自然村肖某龙鱼药经营部进行突击检查,现场查获“三无”鱼康疫苗41箱52瓶,账本22本。经现场勘验和核实,该经营部未取得兽药经营许可,所售鱼康疫苗属于假兽药,初步估算销售金额达30余万元。随后,农业与公安部门联合对位于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制假窝点采取了深挖打击性的取缔行动,查获制假工具和大批制假原料及假兽药,抓获犯罪嫌疑人2名,初步估算涉案金额达400余万元。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八、山西省运城市永济市畜牧兽医发展中心查处贾某军生产假兽药案

2018年6月4日,山西省运城市永济市畜牧局接到举报,称位于城北郭平店提水站附近有人生产假兽药。永济市畜牧兽医发展中心会同永济市公安局食药大队立即前往现场进行了检查,发现两个厂房和院中堆放了大量的兽药包装材料和原料,操作间有数名工人正在分装、包装以及装箱。经查,贾某军自2017年1月开始,在未取得兽药生产许可的情况下,以北京德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永济康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名义生产16种兽药产品,涉案货值100余万元。目前,案件已移送公安机关查处。

九、贵州省遵义市综合行政执法局查处郭某、刘某某未取得饲料生产许可证生产饲料案

2018年5月,贵州省遵义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依法对郭某、刘某某无证生产饲料案进行调查。经查,2018年1月以来,郭某、刘某某在未取得饲料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从遵义市红花岗区、汇川区等地菜市场收购猪肉下脚料,在遵义市新蒲新区虾子镇兰生村租用场地,炼制猪油脂19.12吨、猪油渣111.45吨,分批销往贵阳两饲料生产企业,作为饲料原料加工生产饲料,涉案金额50.96万元。案件随后移送公安机关查处。2018年10月30日,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法院分别判处郭某、刘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并处罚金60万元。

十、江苏省海安市农业委员会查处唐某钧等生产经营以此种饲料冒充他种饲料案

2018年2月,江苏省海安市农业委员会针对群众举报唐某钧等人生产假豆粕一案进行了现场调查。经查,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唐某钧、严某建、丁某芳、罗某俊等四人分工负责,在海安镇北城街道大里村十一组丁某家中制售“嘉吉”、“四海”牌假豆粕135吨,销售额达40万余元。目前,唐某钧因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3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