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合作社:不能亏了就跑,赚起就笑

“像这样一个月赔近20万元,我最多再撑半年时间就了不得了。”说完这句话,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天时养猪合作社理事长潘家时眉头紧锁。潘家时养猪近30年,以前在上海进行优良种猪繁育和规模化养殖。2008年,他返回安徽老家发展,成为当地专业大户中的“风向标”。猪价已经持续走低几个月了,潘家时等养猪户的养殖和销售情况如何?生猪市场又有哪些变化和走向?日前,记者走访了安徽省畜牧局、部分养殖户和收储企业。猪价低,饲料贵,一头要赔200元“4月24日到4月26日连续上涨三天,然后价格又掉下来了。前两天6.5元一斤,现在又到6.2元。”对于今年1月第3周以来猪价连续13周下降后首次回升,又迅速下跌,潘家时显得很无奈,“猪粮比价连续多周低于6:1盈亏平衡点,以前一头猪能卖2600元,现在只能卖1600元,猪价低,饲料又贵,一头猪要赔200元。我这里有300多户社员,他们多的养三四百头,少的养二三十头,没有一户不在叫苦。”看着自家养猪场内的肥猪一天天上膘,卫斌养猪合作社理事长徐卫斌急得直上火。“现在行情不好,只是三五头地零卖。可是一般生猪7个月250斤左右就可出栏,长到9个月300多斤时肥膘太多就很难卖了,所以最多拖到8个月咬牙也必须出手。眼瞅着这些猪一天天变肥,光饲料每天就要投入几千块,价格还一直上不来,也不知道‘卖不掉、养不起’的困难期啥时能过?”市场不景气对上下游产业也造成了影响。养殖户们告诉记者,原来行情好时,到哪家饲料厂都给赊货,现在行情不好,饲料厂担心给不起饲料钱,都不愿意给赊账了。而常年从事生猪收购和批发的熊老板说,现在从时间和成本角度考虑,散户的猪根本不会收,就是到养猪场收的也比以前少了,现在批发价格低,收完屠宰再拉到合肥市场,每头猪也就是赚10元辛苦钱。一些大的养猪户会不断给余学良打电话,问他生猪收储的消息。余学良是六安市生猪产业协会会长,同时也是安徽省西商集团常务副总经理。西商集团有年屠宰100万头、日分割白条肉1200头的生产线和2万吨冷库,具备收储的硬件设施。而余学良总会告诉他们:“目前没有拿到收储订单,暂时没有收储计划。现在猪不好卖,没有补贴也不敢收。国家冻肉收储计划已经启动,订单一到,立马开始收储。”寒冬过去就是春天据当地养猪户介绍,2009年猪价极低,最低时一斤4.7元。2010年、2011年和去年,行情都不错,最高价位曾达到一斤10.3元。“今年的情况其实是可以预料到的,是典型的‘猪周期’使然。”潘家时说,“猪周期”就是肉价下跌了,就会大量淘汰母猪,然后生猪供应减少,接着肉价上涨,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然后肉价再下跌,周而复始。“只不过现在周期缩短了,振幅也增大了,有时候我们这些常年在这行干的都摸不准,搞得心惊肉跳。”对于摸不准的原因,潘家时认为,以前完全按市场规律走,他还可以“跟人家唱对台戏”,大家都养的时候他偏少养,大家不养时他偏多养,总能赚到钱。现在不同,原来不搞畜牧行业的也来投资养猪,包括一些房地产老板,他们养猪有随意性,往往投机取巧,看到行情不行马上就跑,没有长性,对市场造成了一定影响。徐卫斌也说,像他们这样自繁自养的,再亏也不能不养。高位时能赚到,低潮时也跑不掉。所以只能趁低潮时淘汰一部分小的弱的,更新换代培养新的,等待市场回暖。养殖大户们分析,八九月份行情若还不好,大部分养猪户会杀母猪。母猪少了,四个月后效果就会显现出来。秋后价格会回升,年底差不多能回到正常水平。“不能‘亏了就跑,赚起就笑’,寒冬过去就是春天。以前我每月赚几十万,现在要赔近20万,不少人和我一样都在做‘俯卧撑’。这种行情如果再持续几个月,整个行业都将洗牌,到时候60%的养猪户都会被淘汰,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潘家时说。

养猪合作社:不能亏了就跑,赚起就笑

潘家时养猪近30年,以前在上海进行优良种猪繁育和规模化养殖。2008年,他返回安徽老家发展,成为当地专业大户中的风向标。猪价已经持续走低几个月了,潘家时等养猪户的养殖和销售情况如何?生猪市场又有哪些变化和走向?日前,记者走访了安徽省畜牧局、部分养殖户和收储企业。

发布时间:2013-05-17 | 来源:农民日报

猪价低,饲料贵,一头要赔200元

字体大小:图片 1
图片 2

4月24日到4月26日连续上涨三天,然后价格又掉下来了。前两天6.5元一斤,现在又到6.2元。对于今年1月第3周以来猪价连续13周下降后首次回升,又迅速下跌,潘家时显得很无奈,猪粮比价连续多周低于6:1盈亏平衡点,以前一头猪能卖2600元,现在只能卖1600元,猪价低,饲料又贵,一头猪要赔200元。我这里有300多户社员,他们多的养三四百头,少的养二三十头,没有一户不在叫苦。

“像这样一个月赔近20万元,我最多再撑半年时间就了不得了。”说完这句话,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天时养猪合作社理事长潘家时眉头紧锁。

看着自家养猪场内的肥猪一天天上膘,卫斌养猪合作社理事长徐卫斌急得直上火。现在行情不好,只是三五头地零卖。可是一般生猪7个月250斤左右就可出栏,长到9个月300多斤时肥膘太多就很难卖了,所以最多拖到8个月咬牙也必须出手。眼瞅着这些猪一天天变肥,光饲料每天就要投入几千块,价格还一直上不来,也不知道卖不掉、养不起的困难期啥时能过?

潘家时养猪近30年,以前在上海进行优良种猪繁育和规模化养殖。2008年,他返回安徽老家发展,成为当地专业大户中的“风向标”。猪价已经持续走低几个月了,潘家时等养猪户的养殖和销售情况如何?生猪市场又有哪些变化和走向?日前,记者走访了安徽省畜牧局、部分养殖户和收储企业。

市场不景气对上下游产业也造成了影响。养殖户们告诉记者,原来行情好时,到哪家饲料厂都给赊货,现在行情不好,饲料厂担心给不起饲料钱,都不愿意给赊账了。而常年从事生猪收购和批发的熊老板说,现在从时间和成本角度考虑,散户的猪根本不会收,就是到养猪场收的也比以前少了,现在批发价格低,收完屠宰再拉到合肥市场,每头猪也就是赚10元辛苦钱。

猪价低,饲料贵,一头要赔200元

一些大的养猪户会不断给余学良打电话,问他生猪收储的消息。余学良是六安市生猪产业协会会长,同时也是安徽省西商集团常务副总经理。西商集团有年屠宰100万头、日分割白条肉1200头的生产线和2万吨冷库,具备收储的硬件设施。而余学良总会告诉他们:目前没有拿到收储订单,暂时没有收储计划。现在猪不好卖,没有补贴也不敢收。国家冻肉收储计划已经启动,订单一到,立马开始收储。

“4月24日到4月26日连续上涨三天,然后价格又掉下来了。前两天6.5元一斤,现在又到6.2元。”对于今年1月第3周以来猪价连续13周下降后首次回升,又迅速下跌,潘家时显得很无奈,“猪粮比价连续多周低于6:1盈亏平衡点,以前一头猪能卖2600元,现在只能卖1600元,猪价低,饲料又贵,一头猪要赔200元。我这里有300多户社员,他们多的养三四百头,少的养二三十头,没有一户不在叫苦。”

寒冬过去就是春天

看着自家养猪场内的肥猪一天天上膘,卫斌养猪合作社理事长徐卫斌急得直上火。“现在行情不好,只是三五头地零卖。可是一般生猪7个月250斤左右就可出栏,长到9个月300多斤时肥膘太多就很难卖了,所以最多拖到8个月咬牙也必须出手。眼瞅着这些猪一天天变肥,光饲料每天就要投入几千块,价格还一直上不来,也不知道‘卖不掉、养不起’的困难期啥时能过?”

据当地养猪户介绍,2009年猪价极低,最低时一斤4.7元。2010年、2011年和去年,行情都不错,最高价位曾达到一斤10.3元。

市场不景气对上下游产业也造成了影响。养殖户们告诉记者,原来行情好时,到哪家饲料厂都给赊货,现在行情不好,饲料厂担心给不起饲料钱,都不愿意给赊账了。而常年从事生猪收购和批发的熊老板说,现在从时间和成本角度考虑,散户的猪根本不会收,就是到养猪场收的也比以前少了,现在批发价格低,收完屠宰再拉到合肥市场,每头猪也就是赚10元辛苦钱。

今年的情况其实是可以预料到的,是典型的猪周期使然。潘家时说,猪周期就是肉价下跌了,就会大量淘汰母猪,然后生猪供应减少,接着肉价上涨,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然后肉价再下跌,周而复始。只不过现在周期缩短了,振幅也增大了,有时候我们这些常年在这行干的都摸不准,搞得心惊肉跳。

一些大的养猪户会不断给余学良打电话,问他生猪收储的消息。余学良是六安市生猪产业协会会长,同时也是安徽省西商集团常务副总经理。西商集团有年屠宰100万头、日分割白条肉1200头的生产线和2万吨冷库,具备收储的硬件设施。而余学良总会告诉他们:“目前没有拿到收储订单,暂时没有收储计划。现在猪不好卖,没有补贴也不敢收。国家冻肉收储计划已经启动,订单一到,立马开始收储。”

对于摸不准的原因,潘家时认为,以前完全按市场规律走,他还可以跟人家唱对台戏,大家都养的时候他偏少养,大家不养时他偏多养,总能赚到钱。现在不同,原来不搞畜牧行业的也来投资养猪,包括一些房地产老板,他们养猪有随意性,往往投机取巧,看到行情不行马上就跑,没有长性,对市场造成了一定影响。

寒冬过去就是春天

徐卫斌也说,像他们这样自繁自养的,再亏也不能不养。高位时能赚到,低潮时也跑不掉。所以只能趁低潮时淘汰一部分小的弱的,更新换代培养新的,等待市场回暖。

据当地养猪户介绍,2009年猪价极低,最低时一斤4.7元。2010年、2011年和去年,行情都不错,最高价位曾达到一斤10.3元。

养殖大户们分析,八九月份行情若还不好,大部分养猪户会杀母猪。母猪少了,四个月后效果就会显现出来。秋后价格会回升,年底差不多能回到正常水平。

“今年的情况其实是可以预料到的,是典型的‘猪周期’使然。”潘家时说,“猪周期”就是肉价下跌了,就会大量淘汰母猪,然后生猪供应减少,接着肉价上涨,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然后肉价再下跌,周而复始。“只不过现在周期缩短了,振幅也增大了,有时候我们这些常年在这行干的都摸不准,搞得心惊肉跳。”

不能亏了就跑,赚起就笑,寒冬过去就是春天。以前我每月赚几十万,现在要赔近20万,不少人和我一样都在做俯卧撑。这种行情如果再持续几个月,整个行业都将洗牌,到时候60%的养猪户都会被淘汰,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潘家时说。

对于摸不准的原因,潘家时认为,以前完全按市场规律走,他还可以“跟人家唱对台戏”,大家都养的时候他偏少养,大家不养时他偏多养,总能赚到钱。现在不同,原来不搞畜牧行业的也来投资养猪,包括一些房地产老板,他们养猪有随意性,往往投机取巧,看到行情不行马上就跑,没有长性,对市场造成了一定影响。

徐卫斌也说,像他们这样自繁自养的,再亏也不能不养。高位时能赚到,低潮时也跑不掉。所以只能趁低潮时淘汰一部分小的弱的,更新换代培养新的,等待市场回暖。

养殖大户们分析,八九月份行情若还不好,大部分养猪户会杀母猪。母猪少了,四个月后效果就会显现出来。秋后价格会回升,年底差不多能回到正常水平。

“不能‘亏了就跑,赚起就笑’,寒冬过去就是春天。以前我每月赚几十万,现在要赔近20万,不少人和我一样都在做‘俯卧撑’。这种行情如果再持续几个月,整个行业都将洗牌,到时候60%的养猪户都会被淘汰,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潘家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