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饲料市场2015回顾及2016展望

2016年猪料产量将会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在较好的养殖利润的驱动下,猪料销量将在下半年出现上涨,全年产量同比2015年将会出现增长。

饲料需求大幅回落,后市依然可期
2015年1—8月,华北地区饲料企业销量下滑,同比降幅达到15%。分品种来看,猪料销量下降最为明显,普遍降幅在3…

对于饲料行业,在这里我们主要讨论两方面的情况,一方面,饲料总产量2015年预计将录得下降,2016年能否出现恢复性增长,另一方面,2015年能量类、蛋白类饲料的替代风是否可以延续。

饲料需求大幅回落,后市依然可期

图片 1

2015年18月,华北地区饲料企业销量下滑,同比降幅达到15%。分品种来看,猪料销量下降最为明显,普遍降幅在30%,身处鲁南的临沂地
区下降幅度更是超过40%。生猪存栏量下降是猪料销量下降的主要原因。鲁南地区降幅偏大也与当地新《环保法》的实施较为严厉有很大关系。

首先来看饲料产量的数据,农业部180家重点跟踪企业监测数据如图4.1所示:2015年1~9月,饲料总产量同比下降4.7%。其中,配合饲料同比下降4.2%;浓缩饲料同比下降9.1%;添加剂预混合饲料同比下降2.9%,分品种来看1-9月份,猪饲料产量同比下降14.9%;蛋禽饲料同比增长0.4%;肉禽饲料同比增加14.8%;水产饲料同比下降18.5%;反刍饲料同比下降0.4%;其他饲料同比下降1.6%
。生猪饲料,蛋禽料和肉禽料每年产量约占全部饲料产量的的86%,其中生猪饲料产量约占全部饲料产量的的52%,蛋禽料约占18%,肉禽料约占16%,根据前三个季度数据推算,全年饲料产量预计将出现3%的下降,这是继2013年之后第二次录得产量的下降。

7月之后,猪料销量有回暖迹象,乳猪料及母猪料环比都出现增长,加之9月中大型猪进入消费高峰,整个下半年猪料销量会好于上半年。一方面,下半年是畜产品消费旺季,市场会迎来季节性饲料需求高峰;另一方面,华北地区生猪补栏恢复,猪料消费最差的时期已经过去。

饲料产量数据与文章前三个部分介绍的养殖行业基本面的情况不谋而合,那么同样的,根据我们之前的分析:

18月,禽料销量同比都出现增长,肉禽存栏量偏高促成禽料销量上涨。调研时我们专程前往肉禽养殖企业以及屠宰企业了解肉禽的消费情况:肉禽养
殖企业由于毛鸡价格持续走低,目前亏损严重,而由于鸡腿、鸡翅价格处于历史高位,副产品如鸡架价格与去年同期持平,肉禽屠宰企业的盈利稍好。屠宰企业盈利
能力明显好于去年,但是重量占比最大的鸡胸价格偏低,拖累整体利润,往年鸡胸售价升水毛鸡价格约3000元/吨,今年接近平水,因此鸡胸价格偏低是导致目
前屠宰场毛鸡收购价格偏低的主要原因。

2016年猪料产量将会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在较好的养殖利润的驱动下,猪料销量将在下半年出现上涨,全年产量同比2015年将会出现增长。

华北地区肉鸡养殖主要以白羽肉鸡为主,由于美国爆发禽流感,造成祖代白羽肉鸡进口受限,市场普遍预期2016年肉禽存栏量下降。调研时,我们专
门就此事询问了某白羽肉鸡养殖企业,该企业对此持保留意见。2015上半年,进口祖代白羽鸡40万套,全年预计进口80万套,虽然较2014年下降33万
套,但是这部分产能可以通过对存栏的祖代鸡进行强制换羽予以弥补。通过强制换羽,可以使祖代鸡产能提高50%,进而弥补进口量的下降。上述企业认为,肉鸡
存栏饱和的状态将维持下去,2016年禽料需求不会大幅下降。

养殖成本下移,养殖利润得以维持,蛋禽存栏量仍将继续扩张,2016年蛋禽料产量也将保持增长。

DDGS库存待消化,豆粕随用随买为主

至于肉禽料,由于祖代引种受阻,商品代亦将进入去产能的周期,2016年肉禽料预计将出现显着下降。

饲料企业豆粕配方用量增长,主要是豆粕性价比较高。棉粕与花生粕是山东企业主要使用的杂粕,但是近几年,山东棉花(12190,
-110.00, -0.89%)种
植面积持续下降,鲁西北地区多数棉油厂关停倒闭,造成棉粕货源稳定性差。另外,当46%蛋白的棉粕贴水43%蛋白的豆粕400元/吨以上时,饲料企业才考
虑使用棉粕,而现在,价差只有200元/吨,棉粕在配方中失去了价格优势。花生粕由于存在霉菌毒素的问题,在配方中无法大规模使用。杂粕使用量下降,造成
豆粕使用量同比增长约10%。

综合来看,2016年饲料产量同比2015年将会出现增长。

进口DDGS毒素低、脂肪高,一直是饲料企业追捧的宠儿。2014年,由于M162事件,DDGS进口受限,现货价格居高不下,而年
底,M162解禁,很多饲料企业和贸易企业担心中国买盘造成价格上涨,纷纷按照10月之前的用量备货50%80%,到货价格基本都在2100元/吨以
上。然而,谁也不曾想到,豆粕价格出现了超跌,较年初跌去500元/吨。正常情况下,当进口DDGS与43%蛋白豆粕的价差在1000元/吨时,进口
DDGS才有使用价值。现在,年初订货的DDGS与豆粕价差只有600元/吨,部分企业开始下调DDGS的添加比例,去年同期DDGS的添加比例在25%
以上,目前只有15%,配方中DDGS由玉米和豆粕替代。

第二个方面我们来看原料替代的情况。首先要讲的是能量饲料的替代,2015年调研时,华南地区饲料企业使用进口杂粮替代国产玉米情况较为普遍,进口高粱主要用来替代国产玉米,进口大麦主要用来替代小麦和麸皮。华北由于是产区,对于进口杂粮的替代认可度较低,替代比例不及华南地区。2014年进口高梁刚开始使用时,替代玉米量只有10%-20%,主要是使用高粱的饲料颜色发红,不被养殖户所认可,但是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经过实践,进口高粱替代国产玉米并未造成饲料品质发生较大差异,甚至还具有收敛止泻的作用,替代比例逐渐增加,大部分饲料企业国产玉米已经被替代将近50%,鸭料已经可以做到无玉米日粮。如果说2014年进口杂粮替代国产玉米还处于摸索的阶段,那么2015年
则是真正的将替代“发扬光大”。

另外,由于饲料总体销量下降,年初饲料企业备货出现大量结余,调研时全国主要港口DDGS的库存接近100万吨,饲料厂进口DDGS的库存也多
得难以消化,多数贸易商更是面临销售合同违约的风险。虽然目前美国DDGS的FOB价格降至220美元/吨,但是我们所调研的区域很少有厂家买货。这部分
DDGS库存最终要被市场消化,DDGS价格走低反过来会对豆粕价格形成压制,蛋白价格不容乐观。

图片 2

华北地区饲料企业豆粕采购以一口价合同为主,基差合同比例很低,规模较大的集团企业,基差合同所占比例约为30%,而规模较小的企业,几乎不做
基差合同。出现这种情况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大型饲料企业投入人力和物力成立了专门的期货套保部门,对于期现货市场都有深入研究,而规模较小的企业,在这
方面还没有投入,对于期货市场还较为陌生;二是2015年18月豆粕供应充足,价格也一直处于振荡下行趋势中,饲料企业不愿意通过基差锁定远期合同,基
本上都是保持安全库存,随用随买。

如图4.2所示,2015年玉米价格身陷行情低迷泥潭,抛开“高供应、低消费”、临储价格下调等利空打压之外,国外进口粮源大量到港也是一个主要原因。外贸粮与国产玉米价格的巨大剪刀差,是企业进口的主要动力,同时,除了进口玉米受到配额限制,其他进口粮食均未受限,这也是导致进口粮源挤占市场的一大因素。2014年中国进口高粱、大麦和DDGS总量为1660万吨,预计2015年上述进口产品预计能够替代饲用玉米2266万吨,同比增加1178万吨,增幅108%。

进口杂粮向产区蔓延,政府加强监管力度

对于2016年,我们认为替代量将呈现下降趋势,一方面是国储玉米去库存压力巨大,降价抛售将成为主流,抛储及不断的下调临储收购价格,将会缩窄外贸粮与国产玉米之间的价差,造成外贸粮失去替代的优势,另一方面则是外贸粮所面临的政策风险,自2015年9月1日对大麦、高粱、木薯和玉米酒糟这四类商品的进口,除了办理入境货物通知单之外,还须先向商务部门申请办理自动进口许可证,之后才能到海关办理报关手续。由于增加了自动进口许可证的程序,相关部门实际上加强了对相关进口的监督,虽然目前并没有出台明确的下一步措施,但加强管控的态度非常明确。

2015年4月我们前往华南地区调研时就曾预测,进口杂粮替代有向产区蔓延的趋势,不料一语成谶,进口杂粮最终蔓延至华北产区。2014年7
8月,山东地区玉米货源紧张,价格上涨至2800元/吨。从那时起,高粱、大麦等外贸粮开始进入配方,替代国产玉米。进口高粱主要用在禽料中,其中鸭料最
多,可添加至50%,肉鸡料中添加比例约为20%,蛋鸡料中添加比例最高在5%,生猪料中基本没有使用进口高粱,主要是当地养殖户对全价饲料感官要求较
高,添加高粱后饲料色泽发暗,养殖户有抵触情绪。大麦在猪料中使用较为普遍,而且饲料企业都上有脱壳设备,使得大麦的添加比例大幅提升。目前,猪料中大麦
添加比例约为10%,大麦主要用来替代小麦、麸皮、次粉等。调研期间,山东当地新作玉米进厂价格已经降至1.08元/斤,进口高粱价格没有优势,饲料厂用量开始下调。

图片 3

8月6日,商务部和海关总署发布了2015年第34号文件联合公告,决定将大麦、高粱、木薯和玉米酒糟纳入自动进口许可管理,从9月1日起执
行。在没有纳入自动进口许可管理货物目录之前,大麦、高粱、木薯和玉米酒糟这四类商品的进口,在监管证件上只需提供入境货物通知单。而从9月1日起,除了
入境货物通知单,进口这四类商品还要先向商务部门申请办理自动进口许可证,之后才能到海关办理报关手续。根据《货物自动进口许可管理办法》第十五条规定,
国家对自动进口许可管理货物采取临时禁止进口或者进口数量限制措施的,自临时措施生效之日起,停止签发自动进口许可证。由于增加了自动进口许可证的程序,
相关部门实际上加强了对相关进口的监督,虽然目前并没有出台明确的下一步措施,但加强管控的态度非常明确。

再来看蛋白原料的替代,如图4.2所示,由于豆粕价格持续走低,跌至8年以来的低点,目前性价比突出,产品标准化程度高,而且采购渠道便利,饲料企业纷纷上调使用比例。从我们2015年调研的情况来看,猪料中豆粕添加比例已经达到峰值,增长空间有限;禽料中杂粕添加比例继续下降,主要被豆粕替代,鸭料中最为明显,华南地区鸭料之前都已做到无豆粕日粮,但是从2015年开始,杂粕在鸭料中很少使用,禽料中豆粕添加普遍上调30-50%;水产料中菜粕添加比例也从30-40%降至目前的5-10%,进口DDGS使用量也有所下降,主要被豆粕替代,水产料中豆粕添加比例上调约30%。

2015年新的临储收购政策已经明确,玉米价格下调至2000元/吨,并严格执行质量标准(也即临储玉米收购不仅降价而且减量)。结合临储玉米
的巨量库存,临储收购造成的玉米牛市盛宴终结,玉米价格将走向漫漫熊途!考虑到玉米淀粉产业也是严重过剩,玉米淀粉价格也将走熊。不过,不排除局部供求失
衡导致的玉米和玉米淀粉价格的反弹。在本次调研过程中,饲料企业的玉米送厂价格在1.041.09元/斤,企业预计,秋粮大量上市后,玉米进厂价格定会
跌破1元/斤。

对于2016年,我们认为豆粕的替代比例仍将进一步出现上涨,替代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国产菜籽取消临储政策,播种面积大幅下降,2016年产量将进一步走低,另一方面则是2016年进口DDGS面临反倾销调查,据传国内贸易企业在消息不明朗前,已经暂停进口美国DDGS,综上,2016年豆粕的添加比例有望进一步出现上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