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木生产与园林绿化如何更好对接?

几十年来,我国的苗木生产和园林绿化走的是一条坎坷不平、跌宕起伏的漫长道路。产业不断在发展、不断在进步,但仍然存在诸多问题,影响着整个产业的转型升级。这些问题很深刻,也不容易解决…

图片 1

图片 2

几十年来,我国的苗木生产和园林绿化走的是一条坎坷不平、跌宕起伏的漫长道路。产业不断在发展、不断在进步,但仍然存在诸多问题,影响着整个产业的转型升级。这些问题很深刻,也不容易解决,需要所有行业人士共同努力,探讨破题之举,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苗木是生态文明建设主要的植物材料,是城乡景观绿化重要的物质基础。当前,我国极为重视区域发展,如京津冀协调发展,以及美丽乡赞助商链接苗木是生态文明建设主要的植物材料,是城乡景观绿化重要的物质基础。当前,我国极为重视区域发展,如京津冀协调发展,以及美丽乡村、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精准扶贫等重点工程,不管落地什么项目,如何发展,环境绿化是必不可缺少的。从2018年起,近5年至10年内,全国对绿化苗木的需求仍然十分巨大,苗木生产依然是朝阳产业。但是,就目前苗木产业发展现状来看,还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及时解决。

当前,在某些地区,铁路、高速公路、国道、省道甚至乡镇公路两侧,窄的30米至50米,宽的百米以上的农田、基本农田里,栽植着密密麻麻、参差不齐的不同树种、不同规格的苗木,随着道路发展而不断延伸、扩大。这种道路绿化,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叫行道树,二十世纪末叫绿色通道,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叫绿化隔离带。种植稀的地方像树林,种植密的地方像苗圃,有人称它为苗林。苗木采购订单来了
苗木在哪儿
说来也巧,2月24日开标的雄安新区10万亩造林项目,称苗景兼用林建设,招标树种多、数量大,使用的一些树种是胸径2厘米至3厘米的苗木,据说为了提高造林成活率,降低建设成本,规划设计了小规格苗木。
回忆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初开标的绿化工程,如新疆园林绿化、太原植物园、德州市政、秦皇岛南园等项目,大都投标使用的胸径10厘米至18厘米,甚至20厘米以上的大规格苗木。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的也是来自全国范围内的各种绿化苗木采购大单,大都是当前苗圃紧缺的树种和苗源。
大规格苗木采购难,小规格苗木也不好采购。从2017年初,各地绿化工程开始增多,苗木需求量增加,采购单纷至旮来。然而,很多需求的苗木品种、规格与苗圃现有的产品不对路,去哪儿采购苗木?
早在2008年至2010年,因筹建北京奥运会、济南全运会和上海世博会等,全国苗木使用量很大,造成苗木大部分产品脱销,价格高涨。受经济杠杆作用的驱使,2010年至2013年期间苗木种植面积成倍增长,到了2014年至2017年,中小规格苗木的存圃量达到历史上最大值,苗木种植呈现超饱和状态。2014年之后几乎没有苗企或苗农再敢繁育生产种苗,造成眼下苗圃中,胸径4厘米至9厘米的苗木最多,1年至3年生地径2厘米至3厘米和胸径12厘米以上的苗木很少。
苗木,是在自然条件下呈季节性、周期性生长的鲜活商品,不可能离开自然条件,像工业产品那样人工加班加点赶时间生产来弥补市场短缺。如果采购不到相应树种、规格的苗木,只能改换其他树种、规格或不能正常开展施工。政府推行的苗木定向培育
四十年过去了
仍然停留在口号中
眼下,苗木生产以市场调节为主,苗木需求以政府行为为主。长期以来,苗木生产与需求的矛盾,从根本上没有得到解决。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我国林业部门指出,苗木生产逐步实行定向培育,树立林以种为本、种以质为先的理念,推进良种壮苗,实行超前发展,以提供品种对路、质量优良、供需平衡、价格合理的林木种苗作为首要任务。
40年过去了,苗木生产计划或种苗有效供给与造林绿化规划没有得到很好的衔接,城建部门城市绿化需要生产周期较长的大规格苗木,从来没有苗木需求计划。无论生态造林还是城乡绿化项目的苗木应用,都是以树种为主,很少有品种或良种的应用,价格完全以市场调节为主,苗木缺了是天价,苗木多了是垃圾。
苗企和苗农由于没有长期、稳定的经营方式和销售渠道,任凭感觉、想像、猜测市场或跟风种植,很少实行苗木计划生产,苗木产量忽多忽少。政府推行的实行苗木定向培育,只是一个口号。城乡绿化规划设计
重视立竿见影的景观效果
忽略了植物材料的来源
无论生态造林、河道绿化,还是城市园林、地产项目的景观绿化,设计师追求的是因地形、地貌等立地条件或创造地形进行制景造绿,听从的是甲方或政府要求的立竿见影的景观绿化效果,根据甲方或政府需求,营造混交林或乔灌结合、增彩延绿、三季有花四季常绿等规划设计项目。公司设计收费取决于植物材料应用的数量、价值和规模,侧重于景观、珍惜树种和大规格苗木的应用,设计师对苗圃树种的培育、苗木生长周期、现状不甚了解,设计的项目开工后,经常造成施工企业一苗难求,施工图纸一再变更。中标施工企业
牌子虽大,业务不熟
栽树的依然是农民工
从前讲百年大计、质量第一;现在讲千年秀林、国家大事。对于国家或地方政府重点造林绿化项目,领导极为重视,是责无旁贷,也无可指责。由央企、国企开展造林绿化项目,也不为怪。但是,让修铁路、建桥梁、盖楼房的国家重点企业、栋梁人才承揽植树造林项目,的确是大材小用,开展业务不熟悉、不专业。尽管与绿化工程企业合作或转包,名义上组成联合体共同承包,但其实栽树、造林的依然是农民工。中国有句古话,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能否圆满完成千年秀林历史使命,还将拭目以待。
尤其是当前道路两侧的绿化带,这种果不像果,林不像林,苗不像苗的现状,占用如此大的耕地面积,不管是为了创建森林城市还是增加地方绿量,必须有长远规划,既要有林、有景,也要有经济效益,让农民得到实惠,调动起农民的积极性,切忌跟风盲目种植,别说千年秀林,就是百年大计也要经得起历史检验!转变思路,转换动能由于苗木生产的超前性、周期性与造林绿化规划的紧迫性、突发性相悖,与其按照造林绿化规划,定向生产、培育苗木行不通,不如根据苗圃生产的现有苗木,进行规划设计造林绿化项目。
英国著名生态景观设计师詹姆斯希契莫夫曾说希望景观设计师能多关注多样的植物培育与应用,用设计理念与选择去指导植物培育,而不是受制于有限的植物市场。让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师走出设计室,欣赏、观摩苗木景观的同时,指导苗圃的发展规划。
在助推新旧动能转换的新时代,也让苗农走出苗圃进入造林绿化现场,像培育苗木一样精细管理、养护园林绿地。
有一种项目叫EPC,由设计师、项目经理、苗木生产者结伴而行,使生态、经济、景观林相融合,促使国家早日绿起来、美起来、富起来。
当我们步行、骑车或乘车行走在康庄大道上,看到的是路两侧一行行高大的银杏、水杉、白杨树,夏日绿荫乘凉,冬日阳光明媚,还能透过树隙眺望到远方不同的田园风光,回忆起乡愁,我们好像回到了孩提年代,幸福感悠然而生。

从目前来看,苗木生产仍然处于盲目阶段。苗木的生产周期较长,科学的城市建设流程应该遵循先园林规划、后市政建设的模式。过去几十年,由于各种因素的制约,导致园林规划滞后于市政建设,这与苗木生产的超前性是相悖的。很多大规格苗木至少需要3-5年,有的甚至10年才能长成建设需要的规格。园林规划滞后,使苗木生产者无法预知5年、10年之后市场上需要什么样的苗木,生产上就会比较盲目,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两大问题

为了创建森林城市,某些地方县城通往乡镇的道路两侧都是绿化带,每侧宽度100米。

在园林规划方面,其实也有很多盲目的设计。近10年来,园林行业尤其是园林设计行业迅速发展,产生很多所谓的“园林设计师”,他们大多刚刚步入这个行业,所掌握的知识和苗木的品种主要来自于教科书和网络。教科书的编写内容大部分是5年、10年甚至20年以前的,现有苗圃里生产的到底是什么,往往与教科书里的信息脱节。而网络上虚假、过时、夸大的成分比较多,这导致年轻设计师在网上看到的信息与苗圃的生产信息不相符,造成设计到图纸上的苗木与现实的苗木脱节。

第一,苗木产品结构不均衡。

另外,现在有很多不是园林专业的设计师在从事园林设计工作。例如,很多项目是把园林部分与市政或建筑打包到一起进行招标的,这样的项目中标后,就有可能是其他专业的设计师捎带着把园林也给做了。他们有可能是土建、建筑、古建、桥梁等专业的设计师,很多人甚至连树种都不认识,谈何“适地适树”。还有,很多时候设计师没有话语权,虽然思想、经验丰富,但是遇到强势的甲方,只能按甲方的意图来修改设计。

中国花卉协会绿化观赏苗木分会北方工作站在2017年,组织了六次苗圃考察、行业交流,参与了两场苗木交易会和数次苗木资源调研活动,到北京、山东、山西、河北、河南、安徽、江苏、浙江等多省市30余县区的苗木产地走访、了解,发现当前苗木种植面积仍然很大,特别是中等规格的苗木较多、栽植密度较大;树种较少,品种更少,大规格一级苗,尤其是原冠苗很少,1至3年生小规格苗木开始断档。以乔木为例,针叶类油松、白皮松、雪松、桧柏等树种高1.5米至3.0米规格的较多,其他规格的较少;落叶类乔木国槐、白蜡、法桐、元宝枫、杨树、垂柳、榆树、栾树、银杏、丝棉木、臭椿、朴树、榉树、红枫等胸径5厘米至10厘米的较多,而且大都是截干的,其他规格的较少。除了以上树种之外,其他乔木类的树种、品种很少。

在施工环节,甲方要求施工企业尽快完成,要达到“立杆见景”的效果,有的还要求施工企业定向采购“干直帽圆”的原冠苗,但目前来说这还不十分现实。移植一棵树,如果要求原冠,就最好保留最多根系。例如,一棵树的树冠投影半径达到了5米,根系也基本上有5米长,树木胸径10厘米,按施工要求乘以系数0.8计算,只能保留80厘米的土球。80厘米的土球和5米的根系相比,可想而知伤了多少根系,特别是对于靠毛细根来吸收营养的树种,对它来说已经是伤了元气,需要2-3年的时间来恢复。另外,原冠苗在装车时数量大大减少,增加了运输成本,并且装运过程中枝条难免会折伤受损,这对于施工企业来说是个难题。

第二,绿化工程用苗与苗圃产品规格标准极不相符。

苗圃的盲目生产导致中等规格、小规格的苗木过剩,而园林工程施工公司又买不到所需要的大规格苗木。在一个2000-3000亩的苗圃,要找规格大小一致的苗木,能找到200-300棵都非常难,更别说一个建设项目需要用1000-2000棵相同规格的苗木了。一直以来,卖苗难,买苗也难,整个行业陷入两难境地。

当前市政工程用苗较多,大都是应用乡土树种大规格的一级苗,要求“干直、帽圆、原冠”等。例如,油松、白皮松、雪松、桧柏等树种高3米至4.5米以上,国槐、白蜡、法桐、元宝枫、杨树、垂柳、榆树、栾树、银杏、丝棉木、臭椿、朴树、榉树、红枫等胸径12厘米至18厘米的原冠苗,生态造林用2至3年生的侧柏、油松、刺槐、黄栌、元宝枫等耐干旱的苗木,这类苗木规划设计的较多,但苗圃存圃量却很少,当前造林、绿化用苗与苗圃现有产品的规格标准极不相符。

那么,苗木生产者应该怎么做?设计、施工存在的这些问题和矛盾如何化解?如何让各个环节结合得更好?

问题症结在哪里

对于一个城市、村镇来说,应该建立符合当地实际的长期规划,而且不能受某些领导变动的影响,随便变更、调整。如果一个5年或10年的规划提前做好,园林设计部门根据规划进行设计,苗木生产者可以根据规划来定向组织生产相应苗木,这样就不至于出现盲目生产,施工企业就不难采购到符合设计要求的苗木了。所以,必须从立法的角度重视规划,一旦规划完成,不能随意修改。

1.造成苗木产品结构不均衡的原因。

苗木企业应该实行定向的生产和培育,走规模化、专业化的道路,这是社会发展的需求。但是在定向培育和定向采购之前,需要有一个过渡。苗圃要把自己今冬明春需要销售的苗木产品,每年至少一次主动报送到设计院和施工企业,尤其是设计院。设计师可以根据报送的苗木清单了解苗木市场的情况,方便设计。同时,在没有实现定向培育之前,专业设计人员也要经常到苗木生产第一线去看看,一是看现在苗圃里生产的是什么品种,了解哪些是几年后可以用的品种;二是可以从设计师的角度来要求苗圃生产合适的苗木品种。设计师和苗木生产者相互多沟通、多交流,就避免了苗木生产和园林施工脱节。

其一,近20多年来,我国北方苗圃种植的树种,一直是以上这些乔木树种,大规格一级苗从来没有积压过,甚至一直处在价格高位、数量短缺的状态;其二,中小规格苗木的过剩或短缺,主要是市政工程对苗木的需求,没有预期规划,且数量、规格没有一致要求,苗农是“摸着石头过河”,种植的不是多就是少,盲目跟风的现象时有发生,特别是外来企业2011年至2013年大量涌入苗木产业,致使苗木种植规模迅速扩张。

相关政府部门管理人员也应该俯下身子到苗圃看一看。甲方如果不认可设计师的设计,而一味盲目照搬国外的东西,贪图国外高端、稀有的苗木,那往往是不符合当地实际情况的,不现实的。这就要求建设方、甲方也要考察苗圃的现实情况。只有政府、设计师、苗木生产者三方相互交流沟通,才能使园林绿化苗木产业平稳过渡到定向生产、定向采购的最理想状态。

由于多年形成的原因,造成苗圃这种现状,难于在短期内改变。

苗木生产盲目、园林规划设计盲目、施工企业找不到合适的苗木,这些问题阻碍着产业发展。从盲目到定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解决了这个大难题,苗木生产和园林绿化才能更好对接。

2.绿化工程用苗与苗圃产品不相符的原因。

责任编辑:王伟

其一,苗木生产者没有把自己销售的产品及时告诉园林规划设计师;其二,园林规划设计师只是按照甲方要求,一味追求“快、优、特”的园林景观效果,而忽略了所设计的苗木品种、规格,在短暂的工程施工期间,能否在苗圃里找到。

第二个问题的症结是苗木生产者和设计师或者甲方主观原因造成的,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这里没有追究责任的意思,也无理由指责设计师“闭门造车”,只知道设计师在设计室内加班加点、太忙太累,根本顾不上或没时间去苗圃走一走、看一看。也就是说,当前苗圃生产的苗木产品,有什么规格,是什么质量标准,设计师不了解。那么,苗木人生产的产品能否如期卖掉,产生多大经济效益,也是不知道的。

苗木人认识园林设计师吗?近7年来,笔者先后通过考察欧洲、澳洲、美国和日韩等地,了解到发达国家苗圃场销售苗木的计划,也与法国设计师聊过苗木在园林景观设计应用方面的问题。他们的做法是,每年秋冬季节,由苗圃把自己今冬明春的苗木销售计划,图文并茂地报送到园林规划设计公司。

作为苗木人,你知道身边谁是园林规划设计师吗?济南有一家民营园林设计院,自己有个小苗圃,培育的北美海棠枝下高1.8米。有个市政工程项目要求使用高杆的小乔木,他们就设计了这种北美海棠。在施工企业到处找不到这种海棠、要求设计师变更施工图纸时,设计师就把自家苗圃的联系电话告诉了项目经理,结果自家的北美海棠没做一天广告宣传就卖了个“天价”。苗木人为了把自己的苗木卖出去或者卖个好价钱,理应主动出击,把自己的产品通过“平台”告诉设计师。

景观设计源自于苗圃写这篇稿件临近结束的时候,恰逢湖南苗多多主办的“2018苗木供需峰会”进行视频直播,一位设计师主讲的题目是“景观设计源自苗圃”,他说,苗圃是一个前置的设计。

笔者在《中国花卉报》2017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一位外籍专家讲到英国著名生态景观设计师詹姆斯·希契莫夫的一句话:“希望景观设计师能多关注多样的植物培育与应用,用设计理念与选择指导植物培育,而不是受制于有限的植物市场”。在2017年5月23日,《中国花卉报》一篇题为《“反向引领”来了,你准备好了吗》的文章,谈到苗木人需要提前准备苗木资源,反向用于设计。

笔者认为,无论是“正向引领”,还是“反向引领”,当前反正到了设计师与苗木人必须沟通、交流的时候了。我们既不希望苗木人生产的苗木卖不出去,也不愿意看到,项目经理在苗圃里到处找不到绿化工程需要的苗木。1月17日至18日,由中国花卉协会绿化观赏苗木分会北方工作站主办的“2018北方苗木年会”将在山东泰安召开,会议邀请了北方各地的园林规划设计师参会交流座谈,以“设计师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到引领苗木产业发展”为题进行探讨。

苗木生产是基础,设计是关键,应用是目的。苗木人,赶快行动起来,想卖苗,去找设计师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