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人士:猪肉供应总体出现求大于供现象

上农批常务副总经理张春华:价格上涨表明猪肉价格调整政策已起作用
“此次猪肉价上涨应属正常调整。”据上农批常务副总经理张春华分析,本周猪肉价上涨表明国家猪肉价格调整政策已起作…

图片 1

进入2016年,猪价并没有按照这一预判很快进入下跌通道,继续一路高歌猛进,没有丝毫掉头的意思,今年3月,上农批猪肉大类的中准价在今年1月份22.52元、2月份23.29元的基础上,达到每公斤23.73元。今年一季度中准价均值达到23.18元,比去年四季度均值20.63元上涨12.4%,比去年一季度均值15.6元上涨48.6%。

上农批常务副总经理张春华:价格上涨表明猪肉价格调整政策已起作用

国家统计局昨日发布数据显示,7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CPI)总水平环比上涨0.3%,同比上涨1.6%。同比涨幅为今年以来最高水平。光大宏观分析认为,猪价推动通胀小幅上升,但不改货币宽松格局。详文如下:

  由于2016年全国多个地方出现了罕见的寒潮冰雪灾害,导致2、3月份仔猪死亡率较高,那时候的猪正好7月份出栏,因此刘丽认为,近期短暂的出栏数增加之后,市场又会回到紧平衡的状态,因此短期内猪价大幅下跌的可能性不太大。

“此次猪肉价上涨应属正常调整。”据上农批常务副总经理张春华分析,本周猪肉价上涨表明国家猪肉价格调整政策已起作用,猪肉供应总体出现求大于供的情况,“俗话说7死8活9翻身,进入8月之后直至春节,猪肉需求量将向上,销售进入旺季,猪肉价会有波动,但总体上不会出现猪肉价下跌的

数据点评

  上海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总经理张春华则告诉记者,因前期猪养殖基地的养殖户惜卖,导致部分毛猪重量增至125公斤以上。随着饲养成本加大,近期毛猪出栏数有所增加,带来收购价下降,市场行情有所回落,待这批量出完,由于目前生猪存栏量并没有实质性恢复,后期走势有可能重回高位。

7月CPI小幅上升,PPI跌幅进一步扩大。根据统计局今日公布数据,7月CPI同比增长从上月的1.4%上升到1.6%,符合我们的预期,略高于市场1.5%的预测均值(表格1)。同月,PPI同比跌幅则较6月扩大0.6个百分点至5.4%,跌幅大于我们和市场5.0%的预期(图1,表1)。

  天气炎热,供应增加,噌噌上涨的猪肉价格最近出现了下降趋势,本市猪肉均价也小幅回落。农业部监测数据显示,2016年6月第二周,全国规模以上生猪定点屠宰企业白条肉出厂均价涨至26.6元/千克,较6月第一周下跌0.34%。同期,商务部监测全国白条猪批发价为26.64元/千克,较6月第一周下跌0.37%。上海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的统计数据显示,本周该市场的猪肉(白条猪)批发价为24.5元/公斤,上周为25.3元/公斤。

猪肉价格上涨推动CPI数字上扬。3
月末以来猪肉价格持续上行,7月环比上涨9.9%(图3),推动CPI食品价格环比增速提高0.9个百分点(图2)。季节性和供需失衡共同推动猪肉价格大幅上行。3月末至7月末,22大省市猪肉平均价格累计上涨33.9%,其中季节性因素贡献11.2个百分点,占比32.8%。更为重要的是,过去几年猪肉价格下跌与饲料价格调整滞后导致养猪户持续亏损,猪肉库存大幅下降,供需出现一定失衡。6月生猪存栏量继续环比减少154万头至3.85亿头,而能繁母猪继续下降24万头至3899万头(图4)。供需失衡推动猪肉进入上涨周期,但猪肉出现类似于2011年暴涨的可能性有限。首先,养猪成本中最为主要的饲料成本持续下行,猪肉价格上涨显著带动养猪利润攀升,增加补库存意愿,仔猪与猪肉价格已经从3月初的2.7元/千克扩大至7月末的16.2元/千克,显示补库存意愿显著提升。其次,整体需求维持疲弱,社会零售中餐饮收入维持在11.5%附近低位。再次,牛羊等其它肉类价格维持平稳甚至有所下跌,将通过替代作用对猪肉产生一定抑制。猪肉价格难以出现类似于2011年的暴涨行情。

  猪肉降价原因是什么?是否会持续?生猪价格回落的主要原因在于前期价格高涨,养殖户因此压栏惜售。但由于端午节后消费回落明显,屠宰企业对生猪采购量有所下降,并有压价动作,养殖户看到价格没有涨到预期还出现回落,开始纷纷抛售。端午过后正好农忙结束,前期压栏或者无暇卖猪的养殖户集中出栏,而且体重都比较大,尤其是现在天气热,消费者不喜欢肥猪肉,大猪价格下跌因此影响了适重猪价格。上海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总经理张春华则告诉记者,因前期猪养殖基地的养殖户惜卖,导致部分毛猪重量增至125公斤以上。随着饲养成本加大,近期毛猪出栏数有所增加,带来收购价下降,市场行情有所回落,待这批量出完,由于目前生猪存栏量并没有实质性恢复,后期走势有可能重回高位。

需求总体疲弱环境下CPI抬升幅度有限。虽然猪肉价格上行对通胀带来一定上行压力,但幅度有限,我们预测年末单月CPI同比会升至2.0%以上,但高度不会太高。经济疲弱环境下居民收入增速持续放缓,对消费需求形成持续抑制。同时,就业不景气现象出现,累计城镇新增就业从今年2月份以来持续同比下降,1季度外出农民工人数同比增速在金融危机后首度落入负值。整体需求疲弱环境下通胀难以大幅抬升。

  从2015年下半年起,全国猪价结束连续三年行情的长时间低迷,日长夜大,并一举突破历史高点。国家发改委曾发布公告称,从生猪生产周期看,生猪价格居于高位带有恢复性和补偿性,是过去三年生猪价格偏低引发产能适应性调整的结果,有利于提高养殖场户经济效益,调动养殖场户积极性,促进生猪生产发展,保障市场猪肉供应。但是,由于猪粮比价处于较高水平,可能会引起养殖户过度补栏,导致生猪产能过度扩张,使生猪价格很快进入下跌通道。

大宗商品下跌加剧工业品通缩压力。7
月,PPI与PPIRM环比分别下跌0.7%和0.6%,较上月扩大0.3和0.4个百分点,同比跌幅均扩大至5.4%和6.1%(图5)。7月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大幅下挫,国内相关期货价格同样出现显著下行,带动工业品通缩压力加剧(图5、6)。随着稳增长政策带动需求回升,以及基期效应推动,工业品通缩压力可能有所减缓,工业品价格同比跌幅将在未来几个月有所收窄。

CPI抬升不改货币政策宽松格局。虽然猪肉价格上涨推动CPI通胀抬升,但不改货币政策宽松格局。央行[微博]在2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明确表示:货币政策并不针对个别商品价格变化进行调整,而主要观察物价的总体水平。并判断物价涨幅总体仍有条件保持低位运行。这表明央行认为通胀压力依然很低,相应的,猪价带来的CPI数字上升并不会影响货币政策基调,下半年将继续维持宽松。而宽松方式进一步向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扩大社会融资规模转变。在传统货币政策工具之外,货币当局将着力于使用多样化政策工具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PSL、专项金融债、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扩容、企业债发行条件放缓以及减少房地产开发贷限制等都将成为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的有效措施。

光大猪价推动通胀小幅上升 不改货币宽松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