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袋子”变成“金池子”

新洲是个传统水产养殖区,但这里有个鑫凯飞腾水产养殖合作社,不养传统的“四大家鱼”,专门养“尖板眼”——从鲈鱼到南美白对虾,合作社把“水袋子”变成了“金池子”,养…

新洲是个传统水产养殖区,但这里有个鑫凯飞腾水产养殖合作社,不养传统的“四大家鱼”,专门养“尖板眼”——从鲈鱼到南美白对虾,合作社把“水袋子”变成了“金池子”,养殖效益翻几番。

新洲是个传统水产养殖区,但这里有个鑫凯飞腾水产养殖合作社,不养传统的四大家鱼,专门养尖板眼从鲈鱼到南美白对虾,合作社把水袋子变成了金池子,养殖效益翻几番。

“我们现在是华中最大、养殖设备最先进的大型养虾基地,年产对虾60万斤,预计今年可以每亩分红1900元,是常规种植收益的3倍以上。”合作社负责人金连胜喜不自禁。

我们现在是华中最大、养殖设备最先进的大型养虾基地,年产对虾60万斤,预计今年可以每亩分红1900元,是常规种植收益的3倍以上。合作社负责人金连胜喜不自禁。

2011年7月,金连胜被推选为新洲区仓埠街金岗村支书。当了领头人,就要带动大家致富。靠什么发财?经过考察,他决定“水里淘金”。金连胜把村里武英高速以北、倒水河堤以西的一块地挖成鱼池搞水产养殖,并成立了合作社。

2011年7月,金连胜被推选为新洲区仓埠街金岗村支书。当了领头人,就要带动大家致富。靠什么发财?经过考察,他决定水里淘金。金连胜把村里武英高速以北、倒水河堤以西的一块地挖成鱼池搞水产养殖,并成立了合作社。

搞水产并不是拍脑袋工程,金连胜很有底气。他知道,这块地势低洼的“水袋子”虽然长期抛荒,但因为紧靠倒水,水质一直保持在三类以上,特别适合养殖对水质要求比较高的鱼种。看准了项目,金连胜开始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为合作社租赁养殖用地,当年就租到200亩。

搞水产并不是拍脑袋工程,金连胜很有底气。他知道,这块地势低洼的水袋子虽然长期抛荒,但因为紧靠倒水,水质一直保持在三类以上,特别适合养殖对水质要求比较高的鱼种。看准了项目,金连胜开始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为合作社租赁养殖用地,当年就租到200亩。

搞村集体经济需要巧借外力,脑壳灵光的金连胜开始“招商引资”。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找到了“鱼老板”李斌。在东西湖养了多年鲈鱼和南美白对虾的李斌,堪称水产行业的“老把式”,他与金连胜一拍即合。当下,李斌以每亩2000元的价格整体承包养鲈鱼。

搞村集体经济需要巧借外力,脑壳灵光的金连胜开始招商引资。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找到了鱼老板李斌。在东西湖养了多年鲈鱼和南美白对虾的李斌,堪称水产行业的老把式,他与金连胜一拍即合。当下,李斌以每亩2000元的价格整体承包养鲈鱼。

但2011年底,鲈鱼市场价格急剧下滑,眼看要亏本,双方一合计,决定养殖南美白对虾。

但2011年底,鲈鱼市场价格急剧下滑,眼看要亏本,双方一合计,决定养殖南美白对虾。

“把华南海鲜城、白沙洲和四美塘批发市场算上,武汉南美白对虾的年消费量超过2000万斤,而武汉周边散养总产量只有200万斤,武汉的白对虾都是从沿海运过来的,而且市场价格比较稳定,养殖成本也比鲈鱼较低。每亩纯利润过7000元。”金连胜告诉记者,养南美白对虾并非心血来潮,而是经过了多次考察。

把华南海鲜城、白沙洲和四美塘批发市场算上,武汉南美白对虾的年消费量超过2000万斤,而武汉周边散养总产量只有200万斤,武汉的白对虾都是从沿海运过来的,而且市场价格比较稳定,养殖成本也比鲈鱼较低。每亩纯利润过7000元。金连胜告诉记者,养南美白对虾并非心血来潮,而是经过了多次考察。

一年多时间,在合作社带动下,养殖南美白对虾已经成为村里的支柱产业。合作社还鼓励农户拿土地入股,每亩一股,每股10000元,年底按股分红。不愿入股的农户按照每年每亩1000元的价格签订租赁合同,价格每三年递增10%。

一年多时间,在合作社带动下,养殖南美白对虾已经成为村里的支柱产业。合作社还鼓励农户拿土地入股,每亩一股,每股10000元,年底按股分红。不愿入股的农户按照每年每亩1000元的价格签订租赁合同,价格每三年递增10%。

现在,村里已经流转土地1100亩做水产养殖,年总产量达60万斤,“今年南美白对虾的市场价格一直维持在每斤25元,预计年产值能破1500万元。”金连胜信心十足,“反正要让大家都要从水里头赚到钱。”(记者樊涛通讯员张晓陈江峰龙杨张桂平)

现在,村里已经流转土地1100亩做水产养殖,年总产量达60万斤,今年南美白对虾的市场价格一直维持在每斤25元,预计年产值能破1500万元。金连胜信心十足,反正要让大家都要从水里头赚到钱。